第八章:罪无可恕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八章:罪无可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章:罪无可恕

  盈双还在卖力的舔舐萧琰粗壮的鸡巴,想将他龟头里残余的精液全部吸出来,却被他倏地用力扯着头发,扔掉到了床榻上。

  过程干净利落到没有给她一丝反应时间。

  手法粗鲁更是到残忍无情。

  登时,先前种种涟漪仿若是场梦,瞬间消散而尽。

  “啊!”

  盈双凄然的嘶叫声响彻屋内。

  她虽是奴婢,可自从被公主挑选为萧琰的通房后,也算是千娇万养的,何曾被人这样虐待过。

  一时之间痛的她屈身打颤。

  可盈双都来不及顾及浑身的疼,就吓得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皮。

  她好怕被扯秃了。

  那得有多丑!

  她最怕的终究是萧琰嫌弃恶心的眼神。

  她连一瞥都受不了。

  可是看着自己从头上摸下的一撮头发。

  她心瞬间碎成一片。

  但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恐惧,这样的萧琰如同魔鬼般,反复无常的情绪令人无法琢磨。

  看似灿廖夜空的潋滟眸光,却是藏着狠毒的刽子手。

  她越想越心酸,明明是同一个人,可面对萧宝儿时却是天差地别!

  他吝啬到没有一丝温度。

  可她除了承受,别无选择。

  只能默默的咬着红唇不敢再次痛吟,怕引起萧琰的反感。

  盈双微微侧身,凄然的抬起头,柔美苍白的脸庞写满了惶恐不安,凝着泪楚楚可怜的看着伫立在床沿的萧琰。

  身后的烛光从他身侧射过来,将萧琰的轮廓修成了一道伟岸挺拔的剪影,举手投足间,尽显矜贵与优雅。

  可与之极为相反的是腿间高高耸立的大鸡巴,透着些许狂野又克制的别样风情。

  明明已经有了高昂的欲望,又能极度的遏制。

  彼时,萧琰是尝到了愉悦!

  但他的心,却是淡如枯井!

  不是灵魂合一的性爱!

  而是满足私欲的性虐!

  萧琰粗粝的指腹摸到手中残留着的凌乱发丝,嫌弃的随手一扔。

  阴寒可怖,冰冷至极!

  冷的盈双几乎下意识的身体发颤,整个人僵在那里目光悲戚的看着萧琰,娇柔的声音抖的一团乱,“爷……奴…好痛!”

  萧琰只是微微侧首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忍着或换人!”

  “不,不要,奴不痛了,不痛了,奴可以的……”

  盈双被惧的心头一颤,急切地不停解释着,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祈求。

  平日里的巧舌如簧,到此刻卑微的只剩下,不停的重复一句不痛!

  她太害怕了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了!

  她太想要他了!

  他的身体!

  他的心!

  可盈双不知,她握紧的只是一缕轻烟薄雾,转瞬即逝。

  拿不走!

  也抢不到!

  “脱!”

  萧琰面目表情的吐出这个字。

  偏偏,对于盈双而言,却是幸福来势汹汹,她还没来的及应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剧烈情绪,就放任、庆幸着萦绕在心头来回回荡。

  对她而言,刚刚所面临的所有难堪、屈辱、痛苦一一破灭,仿佛是在绝境逢生中!

  盈双艰难的跪起来,激动的脱着纱裙的手都变微颤,硕大的奶子瞬间映入萧琰的双眼。

  粉色的奶头坚硬的直直挺立,一副任君采撷的淫荡模样。

  她想着平日嬷嬷的调教,整个人平躺在床,抬起双腿紧紧的抱住,压在硕大的奶子上,努力着让自己的腿心张到最大。

  将完整的阴户呈现给萧琰看。

  正待她羞涩的闭上双眼等着萧琰大鸡巴插入她的逼时,她赤裸的身体再次凌空,又一次在没有一丝征兆的情况下,被甩在地。

  “啊!好痛!”

  这一次,她痛的连张唇吐字,都牵扯着全身的酸疼。

  可接下来萧琰极度冷漠的话,差点又让她几近晕厥。

  “把你的逼毛剃干净,别脏了爷的眼。”

  刚刚盈双张开腿的瞬间,有股令人作呕的感觉涌上萧琰的胸臆,差点将他看吐。

  他只见过宝儿一个美穴,以至于他一直认为女子的穴都是那般,娇嫩的没有一丝杂毛。

  可刚刚看到盈双杂乱的逼毛,足足恶心到了萧琰。

  对盈双而言,此时此刻,身上的巨痛,都无法掩盖她心里的伤痛、羞耻、窘迫……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冷却的血液在回流,最终凝结在心脏,寒心彻骨。

  眼泪如潮水般溺过眼瞳,顺着眼角流下。

  盈双绝望又难堪的撑着手臂,艰难的爬起来,捡起连同一起被扔在地的红纱裙,穿在身上,踉跄的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狼狈的离开。

  她要尽快回来,一定不能让别人有机可乘。

  一盏茶的功夫。

  盈双就忍着身上的痛快速跑回来。

  不解的看着负手而立,如屹立的巨山般,伫立在窗咎旁岿然不动的萧琰,痴痴的凝视雨夜。

  那好像是萧宝儿别院的方向。

  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沉到让她发狂窒息的无底深渊。

  她索性脱了自己的纱裙,再次躺在那个让她觉得害怕的床榻。

  露出刚刚剃的干干净净的阴户,紧紧的闭上眼,柔弱的低低换了一声,“爷,奴剃干净了!”

  他冷冽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占据她的一切感官。

  也填满了她心底所有所有无形的沟壑与伤痛。

  她瞬间睁开通红的双眼。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萧琰。

  凛然的黑眸道不尽的邪肆……

  盈双痴迷的目光犹如,秋日横波,深情款款的凝视着那张绝代风华的脸庞。

  不管这是不是繁华一梦,她都心甘情愿将自己埋葬进去。

  动作快过思维。

  盈双不由自主的想献上香唇,结果刚抬起身子,就被萧琰猛地捏住下颌,死死的钉在床上。

  她的喉间溢出阵阵低呜。

  萧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微绷的唇侧勾起一丝及浅的弧度,似鄙夷、似讥讽。

  明亮的烛光映在他的俊美冷厉的脸庞上,深耀的双眸流露出的阴鸷,徒添了几分恣睢狠毒,让人胆寒。

  “爷的唇,可不是你这种卑贱的奴才可以碰的,记住,你只是张开腿给爷肏的性奴。”

  阴恻恻的语气蕴含了太多她听不懂的薄凉。

  随即萧琰将高耸的鸡巴插进了她的骚逼里。

  “啊!”

  深入骨髓的疼,让柔弱盈双仰起雪白的脖颈,整个人痛的像被人劈开一样,无意识死死的抓住床褥颤抖起来。

  “嗯!”

  紧致湿热的骚逼,销魂难言,让一贯冷漠的萧琰俊颜上,多了一些快意。

  盈双痛得两腿在他精壮的后腰乱蹬。

  “啊啊啊…爷…爷…奴不行了……”

  萧琰低吼道,“淫妇,抱住腿!”

  随后猛地用力将整个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疯狂的进进出出,直至硕大的龟头干进她的子宫。

  在鸡巴插入盈双身体的那刻,她虽然痛苦不堪,可更多的是心满意足。

  好像萧琰终于从触不可及的神坛坠落。

  昔日。

  那俊美、睿智、才能无双到高不可攀的世子爷终于将他最私密的大鸡巴钻进了她的逼。

  一下重过一下的往她的子宫里干,好像每一次都能捅进她的心里。

  撑得只剩下他的鸡巴。

  盈双被调教过的身体,很快就适应了萧琰的鸡巴,不停的流着淫水,喷溅到萧琰的衣衫上,也打湿了他的阴毛。

  他粗大的鸡巴在她体内疯狂的驰骋着、鞑伐着。

  此刻的盈双已经如同淫物一般。

  她面色潮红的仰着脖子不断大声的呻吟着,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腿根,撅着自己的屁股,让萧琰进入的更深,更顺畅。

  她可不要什么九浅一深。

  她要的是大鸡巴次次尽根末入她的逼心。

  连带着他将鸡巴拔出时,穴里的媚肉都不舍的紧紧吸附着他的分身,紧随着他的鸡巴深入浅出。

  盈双痴迷的目光垂涎欲滴,得到他后,她的贪心愈涨,恨不得他的鸡巴永远长在她的逼里。

  一辈子只都属于她。

  可是当她眼中的迷雾散去,朦胧间,好像也只看到了神色阴郁的萧琰。

  明明他们正在做世间最亲密的事情。

  骚逼里的媚肉正紧紧吸附着他的鸡巴。

  可他紧蹙的剑眉、冰冷的眼神、粗粝的大掌,处处彰显冷漠与暴力。

  没有一丝温柔可言!

  原来这场堪比暴力的交融,只有她一个人沉迷的深陷在他的情欲中,不可自拔!

  而萧琰不知,在他的鸡巴疯狂肏女人骚逼的同时,他深爱的宝儿已奄奄一息,濒临死亡。

  命运的齿轮早已轮转,任谁也无法控制,更无法更改。

  后来才道,一切皆是命……

  悔与不悔,原来都是错……

  他的深爱成了原罪,同时也让他罪无可恕!

  始于初见的爱情,相濡以沫的历经十个春秋,最终却凋亡在这个雨夜。

  我看了圆舞曲小可爱写,珠珠和收藏达到一定数量后,可以点亮星星。

  所以厚着脸想求珠珠!

  大家喜欢的话,可以投珠珠么!

  你送几颗,他送几颗!

  作者努力加更也有可能!

  终于熬夜写完了

  近3000字,算是补偿可以不?

  虽然很迟

  但我这次算是信守承诺吧!

  还有

  真的对不起那些等我的小可爱!

  我没有按时码字

  真的对不起!!!

  我这几天都在陪我家先生

  他工作太忙了

  从大年初五去上班到现在才回来两次。

  每次来去匆匆

  我也没什么心思写

  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了

  对不起,以后只要不是节假日都正常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