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在原地等你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五十八章: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在原地等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八章: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在原地等你

  萧琰俯下身,神色痴迷,极尽亲昵的贴着她冷汗淋漓的髪鬓,鲜艳的薄唇蹭着她的耳朵。

  扼住喉咙的大掌缓缓松开,顺着她的脖颈,慢慢地往下滑,最终停留在她的心口。

  嘶哑的声线格外的性感,从她的耳边一直钻进她的心里,“乖,告诉爷,你的心给了谁?”

  他森然一笑,薄唇鲜如血,被他掌心和指腹带着薄茧的肌肤一寸一寸的抚摸过,她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好像被毒蛇缠绕着。

  萧宝儿梗着脖子瞪着他,嘲讽之意溢于言表,眼里毫不掩饰的鄙视与厌恶,更是深深地刺得他的心狠狠地一颤。

  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敛,就僵硬的绷在脸上。

  可下一刻,他又放浪不羁的伸出湿热的舌头,一下一下舔着她的双眼。

  湿润的触感让萧宝儿格外的恶心,胸臆间作呕的几乎让她想吐。

  她咬牙切齿咒骂道,“疯子!魔鬼!你管天管地,还管得了我的心?”

  萧宝儿被他舔得不得不闭着眼睛左右躲闪,却被他捏着下颌,气的她浑身发抖,最后抵抗不了,索性就屏息敛气的一动不动。

  那一副任宁死不屈的模样,他不禁勾着唇狂肆一笑。

  宠溺又温情的在她耳边说道,“宝儿,爷是爱你这双勾人的眼睛,但爷不喜欢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爷。”

  他低醇的声音是如此的温柔,但萧宝儿知道,那温柔不过是压抑的表象而已,这层温柔的背后,裹藏的是滔天暴怒。

  她根本没有任何心思与他在这里互诉情长,恨不得他立刻消失才好。

  她的心时时刻刻为崔叁揪着,目光更是恋恋不舍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他。

  他的胸膛还在起伏,但她却不敢再贸然行动,因为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变态的疯子会怎样对付他。

  她只能忍。

  察觉到她偏移的目光,他神色泛凉,幽幽的声音有些诡异又扭曲。

  “你最好祈祷这颗心只是烂在肚子里了,没关系,我再次养活她一次,宝儿,我们重新开始,我用一生把欠你的通通偿还给你,好吗?”

  他深情的话语,入了萧宝儿耳里,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所有的愤怒和憎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尖锐讽刺的话瞬间脱口而出,“重新开始?怎么开始?是要我忘记从前的一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可事实就是你一次又一次的幸了盈双,萧琰,你知道吗?那夜的雨很大很大,我不顾一切像疯了般跑去找你,我自私、善妒,只想你属于我,我怎么能忍受你拥有别的女子,可是我来的太迟了,迟到刚刚好看到你如何幸她的,我亲眼目睹了你是怎么要她的,一次一次在她身上不停的蠕动、撞击,整个屋内都是你和她交合散发的淫靡之味……”

  时至今日,再次提及时,她好像依旧做不到平静,她甚至分不清到底是愤怒还是嫉妒,那种无法发泄的憋屈。

  让她想用世间最恶毒的话,将他曾经加诸给她痛苦,统统还给了他。

  萧琰被她的话,震得像是五雷轰顶般,整个人晃了晃,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连连后退。

  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间凝结成了冰。

  她通红的眼底,倒映着他死寂、惨白的脸。

  他似乎被定格成了一尊雕像,垂下眼帘,面容苍白俊秀,纤长的睫羽遮掩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以为的来日方长,原来在她心里,早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他抖着唇,竭力的想要说着什么,又想迫切的解释什么。

  可最终发现,任世间再华丽的辞藻都无法掩盖他曾经残忍的行径。

  他无法替自己狡辩。

  他的声线带着罕见的慌乱,甚至在微微发颤,“为…什么……”

  她冷冷嗤笑道,“因为我要亲手杀了那个爱你如命的萧宝儿,我要让那个蠢女人亲眼看着她挚爱的人,是怎么一次一次临幸别人的,我要让她死!让她死!”

  一声更比一声坚定,恨意浓的化不开,无所顾忌的用最尖锐的话语刺伤他。

  一字一句犹如魔音,几乎将他逼到绝境,让悲怆孤绝的身影不可控的颤了颤,连着他的心脏都狂跳不止的痉挛起来,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

  曾经日日赖在他怀里撒娇的小女儿娇态已经荡然无存了。

  她用最疏离陌生的一面,嘲讽他所谓的深爱。

  “萧琰,何必在我面前做出这副痛苦的表情呢?给我看吗?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辜负了你,可是,是这样吗?”

  说完她便转身不再看他,仿若眼前之人,是多么污浊之物,生怕脏了她的眼。

  “萧琰,你已经脏了,脏透了,脏到你即使再世为人,我都觉得你的灵魂是肮脏的,你若放手,一别两宽,永不相见,我们之间,不谈原谅,更不提亏欠,若强逼我回头,就永远别想试图抹去这些事实,而我更永生无法释怀。”

  几乎是泄愤的说完这些句话,她的胸口也剧烈的起伏着,再叁压抑着,她不想,也不愿,再为他浪费一分不该有的情绪。

  可一旦揭开血淋淋的事实,那种酸涩的疼与痛,依旧能让她失控。

  清冷的气息突然在她身后涌来,他仓皇伸手,猛地抱紧了她。

  这个时候的他,恐慌的样子与刚刚那副阴鸷森然的模样,已经判若两然。

  他沉痛又愧疚的央求着,“宝儿,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只是不能再失去你了,我只是想让你平安健康的陪我到老而已……”

  那般残忍噬血的萧琰,此刻温柔的声音嘶哑几乎不成调。

  他的高傲、尊严几乎都被她的绝情碾碎了,卑微的乞求道,“我把的心,我的命,把我的一切都给你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萧宝儿连与他在一个房间都无法忍受,更何况是他的怀抱,她奋力挣扎,却被他箍的越来越紧,仿佛只要一松开,就会彻底的失去她。

  他惶恐的失了力道,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揉碎了,揉进他的骨血中。

  她累了,疲倦了,也懒得再动了,只是冷硬的拒绝道,“萧琰,别再痴心妄想了,终此一生,我都不会再回头,我只会往前走,永不回头。”

  他沙哑的声音轻颤到破碎,没有一丝威严,只有浓浓的低廉的哀求,“宝儿,不会了,不会再有别人了,只有我和你,只有我们,好不好?”

  除了哀求,他已经慌乱到束手无措。

  她惨然一笑,泪水潸然而下,晦涩的说道,“萧琰,太迟了,如果我真的能做到不介意、不在乎,甚至忘记,今日你我就不会站在这里对峙了。”

  萧琰迫切地将她转过身来,俯下身,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那微沉的呼吸都漫着几分惶恐、不安。

  颤抖的哀求道,“宝儿,我不好的地方,都会改,我会用一生去补偿你,我会把你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补偿给你,宝儿,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苦苦哀求,并未动摇萧宝儿坚定的决心。

  她恍若未闻,很是平静的说道,“萧琰,你要做什么,你想怎么做,都是你的事情,这一切与我无关。”

  他的呼吸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半晌,才不敢置信低喃道,“与你无关?”

  “萧琰,你没有权利要求在将我伤的满目苍痍后,还要我保留一颗真心,一如既往的去爱你,而我更没有义务,一定要在原地等你。”

  “所以,你想怎么做都与我无关。”

  求而不得的痛苦和她决绝的狠心几乎将他压垮,他死寂的眼底尽是茫然,无助又可怜的问她,“我们那十年呢?你要否定我们的全部吗?”

  “昔日,我最想要的时候,你给不了,现在我想要的,你,再也给不起了,就算给的再好又如何,我都不再稀罕。”

  大概已经有人发现了

  我改了文案了

  提前剧透了一些前世

  萧琰是怎么救宝儿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