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争不过命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四十六章:争不过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六章:争不过命

  或许是思念太深,相思太重。

  他仿佛听到了萧宝儿在身后轻声呼唤,“阿琰,我回来了……”

  她清冽的声音,甜美的直达他的心底。

  萧琰岿然不动的站在那里,不敢转身,他怕了……

  他怕身后的人,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幻影。

  他的气息格外的沉重,好像是被拿扼住了喉咙,让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艰难起来,高大健硕的身躯抖得一颤一颤的。

  萧宝儿嗔怪道,“阿琰,你怎么不回头看我?”

  萧琰咬着牙,死死的握着拳头,蓦然回首,空洞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灼热起来,隔着远远的距离都能将萧宝儿燃烧殆尽。

  她纤长的玉指撩开了颊畔的青丝,黛眉娇妩轻挑,登时粲然一笑,也不知她在思忖着什么坏心思,美目间清波流转,惊鸿绝艳。

  “宝儿!”

  他沉重的呼喊声在房里响起,仿佛一下子震得整个屋子颤抖起来。

  “阿琰,我回来了。”

  入了眼,才觉得她是真的回来了。

  萧琰呼吸一沉,猛地冲了过来,因为走的太急,都惊起一阵风,吹得萧宝儿青丝都飞起来了。

  他用力死死的抱住她,就像是溺水者在死亡的最后一刻,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样。

  她在他怀里,显得格外的孱弱,仿佛一捏就碎了。

  踮起脚尖,一双雪白的玉臂,才堪堪勾住萧琰的脖子,娇声软语道,“阿琰,你怎么哭了……”

  他弓着腰,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委屈的低声道,“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你骗我,明明答应我夜夜都来的,可这一次你消失了足足两月,你这个小骗子,你知不知道我快被你折磨而死。”

  “阿琰可是在怪我。”

  萧琰松开环在她腰间的手,蓦地捧起她的脸,凌乱的吻着她唇,湿润的黑眸极尽痴缠,迫切的解释,“不!不不…不怪你,只要你回来,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就够了,宝儿,别再走了,不要再离开我,留下来吧,留下来,求你留下来……”

  “好,我不走了,我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永远?

  她也曾说过,要生生世世陪着自己,可转眼间又消失的干干净净。

  永远,这样昂贵的誓言,他看不见,也握不住,最后只能在岁月的蹉跎里化为掌心沙。

  失神片刻,他才哽咽道,“真的?”

  眼前的女子莞尔一笑,狡黠的像只小狐狸,“自然!”

  帷幔之内,床榻之上。

  萧琰将她压在身下,铁一般的臂膀将她箍的紧紧的,好似要将她融入他身体,她很痛却无力挣脱,他带着无限的缱绻痴迷,睁着眼睛直溜溜的盯着她,已经一个时辰了。

  完全没有睡觉的意思。

  她被他勒得无法动弹,忍不住开口道,“阿琰,你不必守着我。”

  沉默一会,他忧心忡忡道,“我…只是害怕……”

  看着他那副委屈哀怨的表情,配上那副英俊凉薄的面孔,着实违和,甚是可爱。

  萧宝儿噗嗤一声,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调侃道,“哦?阿琰还有害怕的事情吗?”

  他看痴了,也看傻了,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发自内心开朗的笑容。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再也没有见她能笑的那般轻松盈盈,不论是梦里还是现实,她总是将自己隐藏的太深太深。

  “我…我只是害怕一眨眼,你就不见了,我不知你何时来,又不知你何时走,更不知你身在何方……”

  她又怎知,她消失的这两月,对他造成了巨大的阴影。

  萧宝儿用力抱了抱他,安慰道,“阿琰,不要害怕,我会夜夜来陪着你的,我不会再走了……”

  虽然她信誓旦旦的说着。

  可这样苍白的语言,并不能打消萧琰失去她的恐惧。

  这种恐惧,在她消失的这两月,已经深深扎在他的心底,成了他的心病。

  即使她回来了,人已经在他怀里了,他依旧害怕。

  怕一眨眼,她又消失的干干净净。

  清晨的一缕阳光,穿过轩窗投进来时,黑色的轻纱帷幔中,她的身影在消散,慢慢的变透明。

  这样的爱,不能窥见天光,只能在沉寂的黑夜里苟延残喘。

  萧琰知道,她又要走了。

  潋滟的美眸黯然失色,她身不由己道,“阿琰,我要回去了。”

  他被吓得整个人狼狈的从床上摔下来,又立刻起身,再度看向她时,满眼悲戚绝望。

  他们之间好像总是在不停的重逢,不停的道别……

  也只剩道别了。

  相思太瘦,指缝太宽,他再也握不住她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消散在眼前。

  叁年前那种失去她的恐惧与绝望再次侵袭而来,整个人像是被炸开了,没有一寸完好,但寸寸都在单独的疼着,撕扯着。

  他按住快要停止的心脏,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将他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他看着她,惨然一笑,明亮的光照在俊美冷厉的脸上,徒添了叁分不甘,七分苦涩。

  良久,他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低声卑微的询问,“那…乖宝什么时候回来?”

  萧宝儿的离去,碾碎了他的一身傲骨,也碾碎了他的桀骜不驯。

  她拉着一夜未眠的萧琰再次上榻,趴在他身上,手指缠着他的发丝来回折腾,细碎的声音满是温柔,“阿琰,睡吧,睡吧,等天黑了,我就回来了。”

  他捉住她作乱的小手,苍白的重复着,“宝儿,不要再骗我了,我也不知还能再撑多久……”

  “阿琰,宝儿绝不骗你。”

  这样的告别几乎夜夜都在上演,对萧琰而言,是结束,亦是新的开始。

  他昏昏沉沉的躺在了那张床上,半梦半醒间,他的指尖仿若有了温润的触感,他贪婪的抚摸着。

  这一切根本就是他相思太深的幻觉,他清楚的知道,只是他不愿意、也不能接受罢了。

  至少这样,他还能撑下去。

  撑到他亲手将萧宝儿抓回来。

  只要把她抓回来,一切就会回到原点。

  他与她,再也不会分开。

  他要把她锁起来,日夜操弄,当他一个人的性奴,断了她的羽翼,控制她的思想,叫她再也生不出离开的想法。

  所以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只要是她,只要是她就行。

  从那以后,他都不敢再醒来。

  因为他的挚爱在梦里、在他敏感又分裂的病态里……

  一睁眼,他的世界都失去了颜色。

  可人,终究只是凡人,他争不过命,更斗不过天。

  前世注定的孽,今世依旧不会改变。

  白日的萧琰和黑夜的萧琰是两种人格

  两种人格自由切换

  天一黑

  他就开始恐惧

  恐惧当初萧宝儿是深夜离开的

  恐惧没有她的深夜

  最后思念成疾才导致的病态

  萧宝儿是他的解药

  摸不着,看不见她

  这病态的人格是好不了的

  我理解为,精神分裂

  第34章,我写的是萧琰精神分裂的开始

  第45章、46章也是

  都是他思念萧宝儿成疾,导致精神分裂

  出现幻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