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不止一次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四十二章:不止一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不止一次

  大概是这一年多内,她都把自己闷在宋府内,甚少出门,近来盛京的雪落愈发的大了,闲来无事,远晴便喜欢出去走走。

  那雪踩在脚底吱嘎吱嘎的作响,这种响声好悦耳,她喜欢的紧,一步一步轻快地踩在没有痕迹的雪上,心情格外的好。

  身后是她凌乱的脚印,宋宣亦步亦趋的踩着她留下的脚印跟着她。

  开过荤的他已经彻底被她迷的神魂颠倒,勾的五迷叁道。

  完全没有一丝主见,自然是每时每刻都在她的身边跟着、缠着、黏着、霸占着……

  癫狂的恨不得时时刻刻与她融为一体,连在一起,不再分开。

  可是之前因为远晴的忽冷忽热,他消沉萎靡了很久,耽误了很多的正事,这几日倒是忙了起来。

  不知何时开始,炼狱里那位恐怖如斯的恶魔褪去阴霾,逐渐也学会用柔情温暖她,就连他的眼睛也不再混浊,格外纯净明亮。

  俯下身定定的凝视她时,满眼只装得下她一人,再容不下其他。

  非黑即白,靡靡灰暗,他究竟带着怎样的一副面孔来爱她,或许只有剥开他内心,才能剖析。

  可是,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是她,见或不见,都思恋牵挂之人。

  他是她,在或不在,都爱慕执恋之人。

  爱意随他起,余生也将终止于他。

  轻盈欢快的步伐,踩着积雪,目视美景,脑海里却都在慢慢回放她与宋宣的点点滴滴。

  时而轻展峨眉,时而愁云紧蹙。

  不知不觉,她竟走到了当初坠湖的柳叶湖畔。

  彼时,她万念俱灰,一心想死。

  当下,她枯木逢春,朝气蓬勃。

  冬日里漫长的寒冬,天寒地冻,人烟稀少。

  看着结了冰的湖面,安安静静让她陷入其中,阴阴郁郁的又让她想要逃离,一时间,复杂交错的思绪涌上心头。

  缠绕在思恋里痛苦的那些时光,终究逝去了。

  她久久凝视着才悠然转身。

  像是在告别,告别过去的一切。

  那一刻,她在心里默念。

  再见了,徐翎……

  再也不见了……

  我放下了……

  我彻底的放下你了……

  往后,她空白的余生都将由宋宣亲手的续写。

  踩着厚厚的积雪返程,吱嘎吱嘎的声音不停的响着。

  大抵是她神思恍惚了,竟听出了两个人踩雪的声音。

  节奏出奇的一致。

  只是相对于她欢快的步伐,后者的脚步倒是迈得异常沉重。

  远晴无声息的勾着唇,明亮的双眼都带着笑意。

  她想,她的宋宣来接她回家了。

  正准备转身,只是身后的声音,猝不及防的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

  “远远……”

  他干涩得声音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猛然传入她的耳畔,有一丝陌生,却又一瞬间拉回来她全部的回忆。

  久违的心跳,还是像当初一样,漏跳了几拍。

  过往一帧帧、一幕幕翻涌的回忆,一一呈现在她眼前,久久不归来。

  久到她都忘记了,她早已经失去他了。

  他蒙上时间的影,模模糊糊,真真假假,好不真实啊……

  纷纷乱乱的回忆,芜杂的一涌而入,一片一片归位完整的身影。

  她的鼻头忍不住酸了又酸,几次没忍着眼角的湿润,只能仓惶的闭上双眸。

  “远远,我…回来了……”

  无比熟稔的话语,早已经在徐翎唇齿间酝酿过千千万万次。

  夜深人静,辗转反侧。

  思她至极,念她至极。

  睁开的双眼早已蒙上了一层清雾,朦胧不清,长长的眼睫微微一抖,便泪如雨下……

  当初在悬崖之下,身受重伤的他,嗓子刚刚恢复好,就迫不及待的问她,“你…的…名…字……”

  远晴轻轻牵起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手上,缓缓的在他掌心里,写了一个“远”字。

  他嘶哑的声音异常温柔,“远。”

  当她再次落下手指,想写下“晴”字时,救援的侍卫终于来了。

  她一时激动的抱着他,向外呼喊。

  浑身是伤的徐翎,强撑着最后的一丝力气,轻轻的对她道,“远远…等我…等我…回来…娶你……”

  “远远”。

  第一次听到这样特别的称呼,那时,她以为是美好的开始。

  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会是结束。

  后来。

  她以为此生再也听不到了。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已经放弃,他已娶妻生子时,她再次听到了,他深情的呼唤自己“远远。”

  她怔怔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不敢转身。

  徐翎却急不可待的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了她。

  怀里的人,她的味道、她的身体……

  都蚕食着徐翎的灵魂。

  让他的心跟着狠狠地颤抖。

  归来后所有的疑惑、不安、焦虑、忐忑……

  在这一刻,都被怀里的她治愈了。

  安静如斯的雪景,她只能听到身后那人胸膛里剧烈的心跳声,震天动地。

  远晴的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不知所措的被他紧紧搂着。

  他,终于找到自己了。

  可遗憾的是,在她最爱他的时候,他认错了她。

  后来啊,她彻底释怀了,他却找到了她。

  是这样的迟,这样的慢……

  迟的,他们错过了最好的彼此。

  慢的,他们错过了一生。

  他们之间所有的爱与恨,都寄存在斑驳的回忆里。

  或许终有一日,会随着时光流逝变得稀薄,直至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

  远晴才恍惚的笑道,“徐翎…好久不见……”

  梦中的靡靡之音,终于清晰的绽放在徐翎的耳边,却让他心脏狠狠地颤了颤,痉挛的重重紧缩着。

  她温婉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说的那么轻巧、淡然、平静……

  好像只是遇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可是她当初明明在他手心里写了无数遍,心悦他,心悦他……

  她甚至心甘情愿的脱下了衣服,赤裸着身体在他身下承欢。

  他们之间除了那层膜,做了所有夫妻之间的情事。

  他恐惧的手在颤抖。

  那一刹那,悲与痛频落指尖。

  “远远,为…为什么……”

  为什么要将他的玉佩送给别人,模糊、转移、阻止他的寻找她。

  远晴低头看着他颤抖的手,心蓦然的疼了起来,哽咽道,“徐翎,爱你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这个过程真的很幸福,即是结果不尽人意,但是我真的很感谢你参与我的人生,谢谢你曾经来过,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这段时间,他日日躲在阴暗的地方,心如刀割般,不停自虐的看着她与宋宣的点点滴滴。

  他深刻又清晰的明白,他已经没有资格了,但是却又不由自主的贪恋着她。

  明明来之前告诫过自己无数次,不要再执拗的妄想下去。

  可是今日发现她一个人出来,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他心中的贪婪疯狂作祟,极度的渴望瞬间压抑了所谓的理智。

  他的心。

  再一次无休止的动了起来。

  根本来不及思考,本能的冲上去就抱住了她。

  那一刹那,他想,她本来就该是他的啊。

  或许越是濒临破灭,越是极度强烈的渴求着、叫嚣着。

  她的体温,焚烧了他所谓的“冷静”。

  他开始放纵、开始奢望……

  孤注一掷的想将她带走。

  可是她呢?

  却再一次的将他打入深渊。

  他何止是想要她的曾经啊,更疯狂的想要她的未来啊。

  他悲凉的问道,“因为宋宣吗?”

  哪怕已经知晓一切,他依旧不死心,他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哪怕他痛的鲜血淋漓,他仍旧想让她亲手再去撕开。

  这一次远晴没有逃避,她缓缓转身,怔怔的抬头看着他。

  他依旧是清风霁月的翩翩君子,风华清贵。

  只是眼底沉痛又凄凉的神色,不经意间又透着些许慌乱,道不尽的落寞,让她瞬间泪如雨下。

  她哭着,却坚定的笑道,“是,我爱上了宋宣,不止一次。”

  是一次又一次的爱上他。

  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瞬间空了,被她硬生生的挖了。

  鲜血淋漓。

  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唇,温柔的刀刀致命。

  他选择放空脑子,失聪般,什么都听不到了。

  远远,你可知,没有你,我也无法活下去……

  幸福过,绝望过,失而复得过,最终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痴妄。

  现在如梦初醒。

  徐翎的心中铺天盖地的卷起一场海啸,可却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她面前,没有让她察觉到。

  沉默……

  无尽的沉默……

  徐翎盯着她的脸,倏地从喉间溢出一声绝望的低笑,“远远,你教教我,我该用什么方式释怀对你的爱与思恋……”

  教教我,你是怎样做到遗忘,又怎样做到爱上别人的。

  半晌,她木然的开口,“时间可以消磨一切……”

  原来,这只是他一个人的困局。

  只困住他一个人。

  他们缺失的这一年,在这段不曾交汇的时间里。

  让他们产生了永远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明明她就在他眼前,只有几步之遥,却像隔了一生那么遥远。

  他,终于失去她了。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