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一念成魔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三十四章:一念成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一念成魔

  时光仍旧,可萧琰苍然的心却在飞逝。

  转眼间,又是一年冬至,整个盛京仿佛埋进了白茫茫的大雪里。

  江畔渡口。

  萧琰再次来到这里。

  一如往昔,一人独自站在渡口,他背影挺直,如傲然挺立柏松一般,整个人透着一股危险的冷冽。

  萧瑟的寒风掠过他的眉眼,白雪点缀了他的容颜。

  他的大掌紧紧握着当初赠她的玉镯,焦灼的目光沉沉地扫视着一艘艘来往的船只,一瞬不瞬。

  他似乎等了很久很久……

  日复一日,地老天荒……

  孤独的背影格外苍凉。

  随着时间流逝,那双明亮且焦虑的黑眸,渐渐暗淡下来……

  高大健硕的身躯都微微佝偻了。

  “乖宝,回来吧,只要你回来,我…既往不咎,我只要你回来,只要你…回来……”

  卑微沙哑的声音满是央求。

  他们明明还有一生啊!

  怎么会到此为止呢?

  明明他的心里、眼里、命里都是她。

  她怎么可以就这样将他彻底抛弃。

  这时,前来的暗卫瑟瑟发抖地跪在渡口,畏怯道,“世子…属下无能,还是没能找到……”

  又是这句话。

  那一刻,萧琰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炽热的血液在回流、在失温,最终凝结在心脏,寒心彻骨。

  低沉冰冷的空气中,骤然传来一声薄薄的冷笑,像是在讽刺,又像是自嘲……

  慢慢地从他身上弥漫开,浓烈的恣睢戾气,瘆得暗卫头皮发麻。

  那陡峭带雪的眉眼,好似化不开的千年寒冰,只剩一张苍白的清绝之色。

  所有的乞求、奢望,都在她的绝情中,慢慢地酝酿成一丝怨毒。

  萧琰朝着无边无际的江水疯狂的怒吼,“为什么?为什么找不到?萧宝儿!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你给我回来……”

  他悲痛的声音被风吹散。

  他仿佛是被她遗忘在寒风里,又被她抛弃在岁月里。

  他还在原地等她。

  可是她却从未留恋,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越下越大,可是他还傻傻的在渡口等。

  只是他的双眼空洞的失去了颜色,只剩茫然、悲痛……

  他怕时间太快,她走的太快。

  他又怕时间太慢,他找的太慢……

  这一年里,他怨过、恨过、疯魔过……

  可随着时间推移,她的气味消散,渐渐地他所有的恨与怨,一一化成思念。

  最终思念成疾……

  偏执扭曲的爱,让他敏感多疑的神经彻底分裂。

  十年。

  叁千多天,她如罂粟般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渗透在他身体的每一寸,一点一点加剧,一点一点深入骨髓。

  那是长在他骨血里的,根深蒂固,他与她同生共死,早已经无法分离。

  更遑论失去她。

  那是要抽筋剥皮、撕裂灵魂、剜了他的血肉啊……

  失去她的每一天,他都如行尸走肉般,只剩一副没有魂魄的身躯,徒有人形的骸骨罢了。

  努力活下去的每一刻,只为了萧宝儿。

  除了她。

  这世间万物,仿佛都不能再牵制他一分。

  他清楚的知道,他已经枯萎,已经坠入地狱修罗,成为魔鬼。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她的离去,又将他变为了冷血桀暴的怪物。

  他眼中积蓄的狠戾绽放于眉梢,血色慢慢侵透眼底。

  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孔开始扭曲,面色狰狞道,“萧宝儿!你最好乖乖的,一个人乖乖的等着我去找你,否则……”

  紧握的大掌,发出吱吱的声音。

  否则,爷会亲手送觊觎你的奸夫下地狱,也会亲手毁了你。

  得不到,就毁之。

  ………………………

  潇潇苑干净的如往昔并无差别,没有因为萧宝儿的离去而杂草丛生,相反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唯一不同的是,院子里多了很多她喜欢的花。

  无一例外,全都是萧琰亲手摘种的。

  就连打扫屋子,他都不假手于人,一遍遍细致地临摹她生活的所有轨迹。

  深夜,大雪满天,路途漫长且艰难。

  依旧没有阻止萧琰前来的脚步。

  这不知是他第几百次来这里,四周一个侍从也没有,诡异的静谧透着让人窒息的寂寥,可是他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反而有一些欣喜、急切的推门而入。

  “宝儿……”

  他刚推门而入,眼前的女子,面容逐渐和萧琰日日夜夜,思恋成疾的模样融合在一起,最后化成一体,几乎无异。

  恍如隔世。

  萧琰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他轻启薄唇想唤她,明明在他心里默念了无数次,唇间更是辗转千万次的宝儿。

  偏偏那一刻。

  他所有声音都被遏在喉间,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哽咽声。

  仅仅只是短短的两个“宝儿”而已,竟是如此困难。

  一点声音也无法发出。

  他很想冲过去抱住她,将她揉在骨血里,再也分不开,可萧琰双脚像是被禁锢般,一步也迈步出去,只僵硬的立足在原地,一动不动,有些生硬局促却又无比温柔的唤着,“宝儿……”

  两个字在萧琰唇间模糊的重复着,每个音节低沉而又沙哑,缓缓的在昏暗的房间散开。

  他握紧的双拳里渐渐湿润,汗水紧张的溢出来,可骨节处却泛着凉意,藏匿着克制与隐忍。

  猩红的眸底泛起湿润,当他真正艰难的唤出她名字之时,泪水早已潸然而下。

  可她除了一味地微笑着,再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就连那笑容都有一丝不一样。

  她的眼睛依旧明亮而清澈,眉目如画。

  但看向他时,那眼神乃至整个表情都写满了陌生、疏离……

  不对。

  她看向自己时,那双眼睛总是集满了爱意和柔情。

  而不是此刻的形同陌路,陌生的好像他们从未相识。

  那眼神像是一根尖锐的刺,刺的萧琰的心生疼生疼,下意识的想要逃。

  可是他真的舍不得。

  他等了那么久。

  她终于舍得回来了。

  他又怎么敢离去,他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只一味地死死盯着她看,生怕下一秒她就消失了。

  多少次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他已经数不清了,她连自己的梦里都不愿意来,那些被无尽的黑暗覆盖的无望油然而生。

  疯狂的思恋像是藤蔓一般,一寸寸缠得他近乎窒息。

  可是他又偏执扭曲的享受着这样的窒息,至少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分离,哪怕只有几步之遥。

  萧琰猛地冲了过去,他刚抬起手想抱住她,她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猛地后腿了几步。

  那双抬起的双臂局促的垂在半空,良久,他才窘迫的放下。

  萧琰垂眸,局促不安的看着不受控微颤的双手。

  她是不是嫌弃他脏了,更厌恶自己触碰。

  他缓缓的抬头,那双俊眸已然充血,赤红的可怕。

  最终也只是轻声慢语道,“宝儿,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一直都乖乖的听你的话,日日梳洗干净,真的,我洗干净了,我用力洗干净了……”

  他骤然撕开自己的衣服,赤裸的暴露在她面前,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全部都是伤痕。

  好像一层皮都被清洗掉了。

  可怜兮兮道,“宝儿,我一直都乖乖的,你看看,我洗干净了吧。”

  他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她走来,明亮的眼神炙热更深情。

  “乖宝,不要再走了,好吗?求你了……”

  他蚀骨灼心的乞求声,让她泪如雨下。

  不经意间。

  岁月好像在他身上留下了伤痕。

  满是凄凉……

  曾经目下无尘、风华绝代的盛京第一公子。

  如今也不过是个爱而不得的凡人。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