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缘尽则散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三十三章:缘尽则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缘尽则散

  她感觉身体晃晃悠悠地被水下的漩涡席卷着,身不由己的仿佛要被撕裂。

  她,要死了吗?

  她艰难的睁开双眼。

  一道明晃晃的光芒刺进眼底,好像有人跳进了水里,溅起一片片水花。

  阳光照进波光粼粼的水面,她脑子随着潋滟的水光一片混沌。

  她累了,彻骨的疲惫,无法再挣扎,好像灵魂被抽走了一般,最终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快要失去意识前,她感觉到一个黑影笼罩在头顶,飞快地俯下身靠近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温和又清朗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姑娘,姑娘……”

  随后他抱起意识模糊的萧宝儿,将她放在一艘小船上。

  她不知身在何处,又前往何方?

  只听闻那道急切地声音,“别急,马上到村子里了,我会给你找大夫的。”

  说完,她听见一阵木桨滑动的声音,水声随着木桨的划动哗啦啦的响起。

  随着船只在江水中晃悠悠的前行,这种无忧无虑的摇曳,反而给她一种安逸、静好的感觉。

  在潺潺的水声中,萧宝儿最终恬静的睡着了。

  …………………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周围的墙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再醒来时,映入萧宝儿眼帘的是白色蚊帐,看起来有些年代了,有点破旧了。

  萧宝儿混沌了很久,她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

  她记得自己怕走官道被萧琰发现,实在无路可走,才选择走进了大山里。

  最后迷茫在深山中。

  掉下山崖坠入江水中的那刻,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在那一刻就结束了……

  沉思良久。

  她才掀开薄被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这是间破旧的小屋。

  屋子不大,也没有什么装饰,光线也不甚明亮,但收拾的还算干净。

  入目的一张简陋的桌椅,桌子上摆了几个破旧的杯子。

  淡淡的桃花香、酒香充斥着她的鼻尖,倒是和这简陋的小屋有着奇妙的契合。

  虽然她被萧琰娇养了十年,从未踏足过国公府以外的地方。

  但这很陌生的地方,并没有让她有一丝不安,相反这样粗糙的破旧感,倒是很是让她舒适、安逸……

  好像,这就是她要找的隐居的世外桃源。

  只是,当她想要下床站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腿受伤了。

  大概是坠落悬崖时被划伤的。

  她张了张唇,想要说话,立刻感觉到嘴里的一阵强烈地苦味瞬间蔓延开,应该是她昏迷时,喂的药汁,连喉咙也因为太久没有发声干涩得发疼。

  突然,她觉得很渴很渴。

  正想着,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异响。

  萧宝儿知道,这间屋子的主人回来了,自然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扶着床边站起来,想要当面道谢。

  可是双脚刚落地,整个人如同失去牵引线的木偶,没有一点自主能力,瞬间摔倒在地。

  “啊……”

  几乎下一刻,外面的异响骤然停止。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昏迷的那么多天,沉睡在黑暗里。

  强烈地阳光骤然刺进了她的眼里,她本能的眯起双眼。

  在阳光的照耀下,他高大健硕的身影被逆光勾勒的犹如神邸。

  他快速向她走来,笨拙又紧张的将她扶起坐在床边,笑道,“姑娘,你终于醒了?”

  映入她眼底的是一张俊朗憨厚的面孔。

  男人脸庞端正,皮肤黝黑,眉眼浓密,鼻梁高挺,微微张开的红唇露出雪白的牙齿,虽然笑得非常腼腆羞涩,但却格外的阳光耀眼、朝气蓬勃……

  萧宝儿一双明亮清澈的美眸不加掩饰的打量他时,他憨涩的脸涨得火热,如果不是皮肤黑,恐怕此时此刻,脸庞已经彻底涨红。

  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哪怕只是一副睡颜,他也无法抵抗。

  只叫他看一眼,就悄悄的在他身体里散开,慢慢地蔓延至他的心底,生根发芽。

  再也无法剔除。

  他不知所措的扯着自己破旧的衣角,拘谨又慌张的结巴道,“姑姑…姑娘…你你…你感觉…好点…点…了没?”

  萧宝儿感激的笑道,“好多了,谢谢你,你的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只是还不知恩人尊称?”

  “啊…没…没有…尊尊…称…就崔…崔叁……”

  说道最后,他的声音都快没了。

  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名字如此难以启齿。

  她莞尔一笑,“崔叁,很好听啊,崔叁,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就像羽毛一般挠在他的心尖上,挠得他神魂颠倒、如痴如梦……

  任他百炼钢也得化成绕指柔。

  他呆愣地站在她的面前,一时忘了所有反应,只有胸膛那强有力的搏动的心跳声震天动地。

  看着他憨憨呆呆的样子,萧宝儿郑重其事道,“崔叁,我会报答你的,只是我身上的银钱都丢了,暂时无法回报你,现在这种状况,可能还要叨扰你一段时间,你放心,我会想办法……”

  他一听急忙摆手,整个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顿时不知所措了。

  不善言辞的不停重复,“啊,不不不…我不要钱,我不要钱,不要钱,不要钱,姑娘你…你安心在我这边养着,我…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别有其他顾虑,安心休养就好……”

  萧宝儿感激的看着他,盈盈一笑。

  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握紧的拳头冷汗涔涔,拘谨又紧张,“还…还不…姑…姑娘…怎么称呼?”

  闻言,萧宝儿骤然沉默下来。

  春来,夏往,秋去,冬雪……

  缘起则聚,缘尽则散。

  或许萧宝儿早就死了。

  死在了潮湿阴暗的童年……

  死在了他招幸盈双的雨夜……

  死在了那破碎的誓言里……

  死在了过去的回忆里……

  而今的她,不再是谁的附属,也没有软肋,只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人。

  不再被世俗束缚。

  不再被感情牵制。

  不再被誓言捆绑。

  过了好一会,她才对着眼前望眼欲穿的男子笑道,“我叫裴文。”

  裴文,裴文,裴文……

  他在心底反反复复的默念着,他想一辈子都将她记住。

  就在这时,萧宝儿肚子里突然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崔叁一拍脑袋,懊恼不已道,“裴…裴姑娘…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吃的,等我……”

  说完,便转身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房间又剩下她一人。

  她抬起头,看着门外,干净的院子看不到头,种满了各种桃树,有的开花了,有的结果了,有的已经凋谢,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明明盛京已经是寒冬,这边却温暖如春。

  目视一切,她想,这里虽然不富裕。

  没有富丽堂皇、雕栏玉砌的奢华房子,没有满屋的珍宝。

  但她似乎更爱,也更容易接受这样简单、平和的生活。

  ……………

  接下来的日子,她都住在崔叁的家里休养身体。

  后来,她从他口中了解到,此地乃桃花村。

  家家户户、世世代代都种着桃树,酿着桃花酒,做桃花饼,晒桃肉……

  如世外桃源般,地处极为偏僻,只有山间的一条小河才通往外地,但他们不轻易出去。

  这里虽然生活贫困,民风却很淳朴,热情,简单,好客……

  对着萧宝儿这样陌生的闯入者没有一丝抵触和怀疑,很快便接受了“他”的存在。

  女扮男装示人的她,对外只称,裴文。

  如果有珠珠,可以投给我吗?

  谢谢。

  接下来,我遇到瓶颈了

  很卡

  不过我会努力梳理梳理的

  再等等我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