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穿透云霄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三十二章:穿透云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二章:穿透云霄

  尘埃落定。

  她终于逃出来了。

  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加之被寒风大雪浸透的身体,她也再难保持清醒,毫无征兆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重重地落在船板上。

  疾风不停地用头温柔的顶她,试图唤醒萧宝儿。

  “是萧姑娘吗?”

  这时,从船舱里快速走来一位面容和蔼的老伯。

  萧宝儿混沌了很久,才瑟瑟发抖地反手握住他伸来的手。

  老人试着扶起四肢被冻的僵硬的萧宝儿。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她都无法自主地完成。

  两条腿僵硬的就像不是她的一样,根本不听她使唤,无法站稳。

  疾风抵在她身后,托住她身体。

  老人说道,“赶紧回船舱吧,外面太冷了。”

  萧宝儿被冻的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抖着苍白的唇不停的点头。

  舱内。

  萧宝儿换好干净的衣服,裹着狐裘大氅,缩在火炉旁,双手紧紧抱着手炉取暖。

  老人将热腾腾的茶递给萧宝儿,她放下手炉,接过那杯热茶喝下去,才觉得五脏六腑都活过来了。

  老人略微拘谨道,“萧姑娘不要怪老夫没有等你,而是之前预订的那位姑娘,她叮嘱老夫一定要在亥时启航。”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萧宝儿的脑海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响起了远晴的话。

  她双手紧握茶盏,思绪早已离去。

  如果不是晴姐姐有远见之明,只怕今日她早就被那些暗卫抓回去了。

  船,必须离岸。

  老伯看着沉默不语的萧宝儿,一时以为她为刚刚的事情不悦,局促道,“萧姑娘…萧姑娘……”

  老人不安的话语拉回来了她所有的思绪,她抬头淡淡的笑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错之有?何况老伯还救了我一命,理应是我感谢老伯才是。”

  说着她艰难的转身,从包裹里拿几锭银子,放在老伯的桌前。

  老人立马起身,摆手拒绝,“之前那位姑娘已经付了足够的银钱包下老夫的船了,这间船舱也是她特意为你准备的,萧姑娘还是早点休息吧,老夫先离开了。”

  她惊讶的愣住了。

  可是很快又释然一笑。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晴姐姐总是这样面面俱到、无微不至的关心着自己。

  哪怕危险重重,一时半霎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

  可是她还是做到了。

  细致入微的连每一个细节都替她想到了。

  只是,她如今去哪里了?

  她,还好吗?

  不知此生还能否再相见……

  门被老人打开,凛冽的寒风裹挟着白雪再次吹进了屋里。

  萧宝儿下意识的不禁一颤。

  就在老人刚要关门那刻,她骤然询问,“老伯,船要驶向何方?”

  “南方,不知萧姑娘还有何吩咐?”

  萧宝儿喃喃自语道,“南方?也好…也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船不能停靠在任何渡口。”

  跳跃的烛光将她的侧影照映的格外柔和,可眉宇间却写满了郁郁哀愁。

  阿琰……

  从此山水一程,再不相逢,各自天涯,各自安好。

  而今后,她的每一帧生命,都将由她来亲自续写……

  她再也不要受制于人。

  他日重逢,或许是来世……

  …………………………

  夜色的国公府被一段段鲜艳的红绸缎包裹着,仿佛在不断燃烧的火焰,刺眼又炙热。

  伴随着外面那些宾客热闹的喧嚣,还有鼎沸的乐器,一切仿若置身于欢乐喜庆的新年中。

  但府里有一处,却是格外的冰冷、寂静……

  萧瑟的寒风呼啸掠过,越发衬得内院安静如斯。

  萧琰甚至还没来得及脱下一身红装,从来都是风度翩翩如谪仙般高大俊逸的男子。

  此时此刻,狼狈且惊惶的迎着大雪,迈着沉重的脚步,飞快地往内院奔去。

  漆黑的院落,寂静无声……

  他瞳孔骤然一缩,极速的步伐陡然一停。

  那指节都惶恐地发颤,他害怕到力量失控,紧握的拳头青筋毕现。

  她…走了。

  她竟敢逃走……

  他像是被狠狠拿捏住命脉,连呼吸都开始困难,剧烈的心跳都停滞了。

  整个人像是被炸开了,血肉模糊。

  唯有脑海里还回荡着她不久前的笑语,“阿琰,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可是乖宝明明说要等他回来的。

  她一定是骗他的。

  她一定气自己娶了别的女人。

  她一定是躲在里面等他哄她。

  萧琰艰难的迈着步伐,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门前。

  昏暗寂静的屋里,没有一丝动静。

  他高大的身躯像是被突然刺激到一样,极度紧绷着,整个人仿佛是被拉到极限的弓箭,下一刻就要彻底崩断了。

  可是抬起的大掌却不停的微微颤抖着。

  他抖着唇,极为轻声道,“乖…宝…爷回来了……”

  回应他的是死一般的沉静。

  萧琰湿润的眼底渐渐变得一派猩红,连带着深邃的俊颜都开始变得扭曲。

  他抖着手,猛地推开了那扇沉沉白雪的房门,融融暖意扑面而来。

  丝丝缕缕还残留着她的味道,骤然吸入他的肺腑,他才感觉自己好像又活了过来。

  可也仅仅只剩下了残余味道……

  他所面对的,是这空无一人的屋里。

  “乖宝…别…躲了…出来吧…我求你,出来吧,不要吓我,乖宝,我错了,你恨我也好,骂我也好,打我也好,什么都行,我只求你出来,乖,出来,好吗?”

  他的声音一如往昔那般温柔,可此时却哽咽轻颤到几近破碎。

  寒冽的空气裹挟着簌簌白雪打进了屋里,吹散了他所有的哀求,也打碎了他所有希冀。

  那一瞬间,时间好像被世间遗忘。

  他所有的动作被定格,思维也停摆,甚至连呼吸也停止了。

  整个人僵硬得好像屹立于万古洪荒之中。

  一人独立在屋,红衣白雪,格外刺眼。

  就那样岿然不动,不言不语……

  他似乎等了很久很久……

  卸尽了所有奢望。

  忽然,一丝沙哑的笑声从他的喉咙溢出,他沉沉的笑着,可伟岸颤抖的身躯却更似在哭。

  下一刻,他骤然仰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一声嘶吼,那声音撕裂的,如同陷入绝境的兽,发出最后绝望的哀鸣……

  “萧宝儿!”

  那是一头被伤了两世的狼王,终是在惶惶不安的痛苦中,褪去了人皮,露出了体无完肤的伤痕,骨髓里依附隐忍的魔鬼彻底释放。

  而他那一声嘶吼仿佛泣着他的血,悲痛万绝,声嘶力竭的能湮灭世间万物。

  甚至穿透云霄,传递到在千里之外的萧宝儿心里。

  她骤然从睡梦中惊醒。

  双手死死的捂住胸口,却依旧顶挡不住,那一阵阵不断袭来的钝痛,如一把利刃,不断割裂她的心,道不尽的痛苦与煎熬。

  “宝儿,宝儿,宝儿……”

  他的声音势不可挡的能侵髓蚀骨,将她逼到窒息。

  而她的灵魂好像也被他腐心蚀骨的悲痛声,吸回来了,飘在潇潇苑的半空。

  她眼睁睁地看着疯魔的萧琰,如病入膏肓的疯子,彻底失去理智,癫狂的嘶吼着。

  时而癫狂大笑。

  时而悲惨恸哭。

  时而愤怒嘶竭。

  萧琰幽幽地一步一步走到床边。

  凌乱的被褥上是她今日所穿的衣衫。

  他眼中的幽怨渐渐破碎,猛地跌跪在床边,死死地抱着她脱下来的衣服。

  猩红的血色溢过眼底,他流着泪,深情的亲吻着她的衣衫。

  与方才狂暴失控的模样,已是判若两人。

  “宝儿,宝儿,宝儿,宝儿……”

  一声声悲怆的呢喃,仿佛倾尽了他所有的心血与希望,凄厉惨痛……

  “宝儿,回来吧,求求你,回来吧……”

  “宝儿,你怎么舍得,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留在这涂满你的影子里,甚至涂满你的味道里,你让我怎么呼吸,每时每刻都浸泡在与你的回忆里,禁锢在你给的痛苦,永世不得再生。”

  他如同疯了一般,抱着衣服喃喃自语……

  这时。

  耳边骤然传来一声无比熟悉的娇语,那声音又好像是从他心底钻出来的。

  “阿琰,我回来了……”

  猛地传入耳畔,如五雷轰顶般震得萧琰瞬间耳鸣失聪,脑中嗡的一响,四周再无任何声音。

  唯有胸腔里滚烫的血液不停的翻涌,直冲太阳穴,然后剧烈的撕开。

  他猛地抬头,眼前倩影窈窕,姝丽魅人的女子粲然一笑。

  “宝儿……”

  他艰难的唤出她名字之时,泪水早已潸然而下。

  萧琰颤抖的伸出手,想要将她抓住,可是他越是拼命的想要抓住她,她的身影消散的越快,直至荡然无存。

  最终痉挛的手指抽搐着,却只是慢慢的在空中收拢,然后握紧成拳。

  而他,什么都没有抓住。

  不管是她的人,她的灵魂,还是她的心。

  这一夜。

  萧琰如幽灵鬼魅般,沿着萧宝儿走过的每一步,来回穿梭在她屋里的每个角落。

  空荡荡的潇潇苑。

  只剩一个人杂乱无章的脚步。

  只剩一个人悲痛欲绝的心跳。

  只剩一个人急促紊乱的呼吸。

  (我已经写哭了,怎么办,我好心疼萧琰)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