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前路漫漫,永无光明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三章:前路漫漫,永无光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章:前路漫漫,永无光明

  思恋是一种蚀骨的毒药,能让人肝肠寸断。

  这世间,除了萧琰,再无药可医!

  他不在的时时刻刻、日日夜夜,对萧宝儿来说都异常难熬。

  每天只有在焦灼中等待,除此之外,她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致。

  萧琰离开后的日子,萧宝儿少言寡语的躲在房里几乎不出门。

  一如他每次出远门那般,害了相思病,整个人蔫蔫彻底失去了活力。

  唯一的盼头就是看着墙上,自己贴的黑白分明的纸,那是她写萧琰离京的日子,每过一日划一笔。

  等着、盼着他早日归来。

  在他离开的半个月后,恍恍惚惚的萧宝儿才骤然想起来,在他刚开始告知她要离京时,曾要求她练字,其实她知道,萧琰只是怕她等的太过煎熬才有此要求的。

  他说,“乖宝,每日百字,叁千字时,爷定归来。”

  那日,他原本也是在好好的教她练字。

  就在她勾写完最后一笔,看着漂亮工整的字体等着萧琰夸奖时,不知何时,自己的腰带已落,衣衫已褪。

  等她回过神时,上半身已经彻底春光乍泄,那双常年握剑的粗粝大掌立刻紧紧抓住了她的奶子,不停的揉搓、拉扯。

  薄唇咬着萧宝儿软软的耳朵舔舐,低声嘶哑道,“乖宝,奶子怎么这么软,这么粉嫩,这么挺翘,爷都快爱死了。”

  说着就毫不费力的把她拎起来转了个身,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头埋在萧宝儿胸前的浑圆上。

  一只大掌握住左边的奶子,薄唇不停的啃着吸着奶头,好像要把她的奶水吸尽。

  另只手也不停的揉着捏着右边倍受冷落的奶子,以示公平。

  最后将两个硕大的奶子挤在一起,齐齐的将两个奶头一起含入嘴里,裹着,吸着。

  萧宝儿低头看着胸前黑乎乎的脑袋,心中五味杂陈。

  得到的越多,她越贪心,她想独占这个高冷倨傲的盛京第一美男子。

  她越来越不能忍受,将来的一天,他会有别的女人,哪怕他承诺过,可她的身份终究太过卑微,这条路好像永远也看不到光明。

  越长大,越恐惧!

  而她唯一的资本就只有这身子,思及此,她更加迎合萧琰。

  “啊……阿琰,别……嗯……不要…慢…慢点…啊!好痛,求…求你了…嗯、嗯…慢点……”

  嘴里说着拒绝,可萧宝儿妖娆的身段却很诚实,更加的挺着奶子,将自己的双乳送进他的嘴里,好让他吃得更深,而双手紧紧抱着萧琰的头,不让他离开。

  这些年,她的身子早就被萧琰调教的极为敏感。

  再加上她这样万里挑一的尤物有着让人欲仙欲死的名穴,更是让她比常人更加妖媚。

  “嗯,嗯……阿琰,穴穴好痒,宝儿的穴穴好痒,爷吃吃,求爷吃吃嘛,吃吃宝儿的骚穴……”

  萧宝儿纤细的双腿勾着萧琰精壮的腰部,腿心不停的磨蹭他坚硬紧绷的大腿,企图寻求一丝快感,可骚穴却越来越空虚,越来越痒。

  淫语浪词刺激的萧琰浴火浑身,动作更加粗鲁,啃咬的力度不由的加大,恨不得咬断这粉嫩的小奶尖,日日含在嘴里。

  “啊!好痛!”萧宝儿疼的泪水都流出来了。

  而萧琰则被她勾引的彻底的红了俊眸,不舍的离开了红肿的奶头。

  看着她这副浪荡样,愤恨的咬牙切齿道,“欠操的妖精!爷恨不得立刻捅了你这骚逼,干进你的骚心,干死你这荡妇!”

  说着他一把扯下萧宝儿的亵裤,狠狠地捏着花蒂。

  “啊!”萧宝儿被刺激的立刻泄了身,滴滴答答淫水都落在了萧琰的衣服上。

  可怜兮兮的萧宝儿此刻像只小幼猫般整个人无力的贴在萧琰的肩上,眼角都沁出水了。

  她撅着嘴,表示不满,就知道欺负她,明明她要的是吃她的小穴。

  这些年,萧宝儿早就被萧琰惯坏了。

  她想,自己不好过,也绝不让他“好过”。

  想着立马捧起萧琰俊脸,猝不及防的猛地亲了几口,然后伸出香甜的软舌,顺着他的唇角往下舔,最后停在了萧琰粗犷性感的喉结上,小小的舌尖不停的绕着喉结打转,温柔的啃咬。

  她能明显的感受到萧琰的喉结也在她软舌中上下滚动,而后她猛地一吸,将他的喉结全部放在嘴里舔舐。

  “嗯!”萧琰难耐的深深低吟了一声。

  大掌用力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上去,萧宝儿仰着优美的脖颈,接受着他的爱。

  萧琰的大舌卷着她的软舌在空气中继续缠绵打转,晶莹剔透的口水顺着她的唇角往下滴,而后又被萧琰舔进了她的嘴里,深深地喂了下去。

  不给她喘息的时间,萧琰边用高耸的鸡巴不停激烈撞着她柔软的腿心,一边继续在她嘴里翻江倒海的搅弄着,不放过她的每一个贝齿,两人色情的气息不断纠缠成一团,越吻越深,书房内啧啧的口水声不断。

  萧宝儿受不住这样的激烈的缠吻,好像要把她吞了,她才惊觉哼哼唧唧从唇角溢出娇吟,小手不停的锤着他的胸膛。

  萧琰惩罚性的咬了一口红肿的唇,看着面色潮红、媚眼如丝的萧宝儿,忍着高耸的鸡巴,不停的吞咽口水,痞痞坏笑道,“爷这就来满足你这淫妇!”

  说完他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下,迭好,铺在书案上,将她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刚铺好的衣服上。

  骚穴奇痒难耐的萧宝儿,还在不停的喘息着,斑驳红肿的奶子也随之起起伏伏。

  她白嫩的腿不由自主的对着萧琰打开,而后双脚垫着桌边,抬起丰满的臀部,将阴户彻底的对着萧琰展开。

  洁白无瑕的花穴是不可多得名器,没有一丝杂毛,天生不可多得的白虎穴,异常粉嫩。

  萧宝儿用小手分开两瓣紧紧闭合的花唇,打开了所有春光,一张一合细缝,小的几乎不可见,却不停的吐露着淫水,顺着臀不停的往下流,最后滴在了他铺在书案的衣服上。

  “呜呜……爷,快吃吃宝儿的骚穴,求求你了,吃一吃嘛,宝儿好痒,宝儿好痒,救救宝儿,呜呜……”

  可怜兮兮的哭声又软又娇,真真是欠操!!!

  萧琰看着她软语撒娇的淫态,脑子的那根弦彻底的崩了,猩红的俊眸充满了阴暗且疯狂的情欲,高耸着的鸡巴又涨了一倍,疼到发紫。

  失去理智的萧琰掰开她光滑如玉的双腿架在肩上,迫不及待的蹲下,俯身埋进了她的腿心,掰开花户,对着不停流着淫水的细缝狠狠地吸了一口。

  “啊!”萧宝儿的魂都被他吸没了,两腿发软,一下子瘫在了书案上。

  而他就像是沙漠中抓住源泉的饥渴者,疯狂的舔舐汲取着香甜的甘露。

  粗粝炽热的大舌,舔着挺巧的花珠,又舔又吸又咬那个肿的越来越大的珠珠。

  “啊啊啊……啊啊啊……”

  萧宝儿被他吸的欲仙欲死,崩溃的扯着他的头发,蹬着玉足试图将他挤出去,却被萧琰一把死死的扣住丰臀,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宰割”!

  “阿琰,救救我……啊啊啊……”

  最后萧琰将玉珠含在嘴里猛地一吸,她尖叫连连的双腿在他两肩乱蹬,彻底憋不住喷了出来。

  而萧琰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薄唇立刻堵住了细缝,不停的喝下了她的淫水。

  萧宝儿好似彻底沦为淫物,淫荡不堪的躺在书案上,几欲昏厥。

  啧啧的水声、吞咽声不断。

  格外的甘甜、美味。

  就在萧宝儿以为要结束时,突然察觉萧琰大舌使劲的往穴缝里钻。

  而她臀部又被死死固定,动弹不得。

  吓得她抖着声,颤颤巍巍的哭道,“阿琰,阿琰,好哥哥,吃鸡巴,宝儿要吃鸡巴,宝儿要吃哥哥的鸡巴。”

  猩红的俊眸眼前一亮,恨不得立刻跳起来抱着他的宝儿转几圈。

  长大后,除了宝儿,这世间再也难有东西能吸引住他了。

  以前无论如何哄骗,她都不愿吃自己的鸡巴,的确是因为自己的鸡太大了,第一次把她的嘴撑得撕裂了,导致她有了心里阴影。

  可现在宝儿竟然又要吃了,兴奋的他连着高耸的鸡巴都抖了抖,龟头上的马眼处吐了好多精水。

  他抱着宝儿下来,让她坐在藤椅上,把直立大鸡巴送到她红肿的小嘴唇上,不停的撞着她柔软的唇。

  “嗯,宝儿,好宝儿,你不是说了要爷吃鸡巴吗!快快张嘴,给爷吸吸,爷快疼死了,好宝儿,爷的心肝,爷的宝贝,快点张嘴。”

  萧宝儿蹙眉的看着眼前发紫的鸡巴,没有硬时也是粉粉嫩嫩,可是一旦硬起来就会发紫。

  两只手才握住,舔了舔龟头马眼上的精水,差点把萧琰舔射了。

  “啊!”萧琰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干净的,没有别人的味道,只是她萧宝儿一个人的鸡巴。

  她低着眉眼,叫人看不清心思。

  她想彻底的吞了他,让他永远只能和自己结合在一起,不允许任何女人觊觎他。

  求珠珠!

  (为了防止突兀,提前剧透一下,男主的突然变化都是被逼的,现在他还没有实权,保护不了女主,所以他把原本准备留给女主的第一次给了女配,不给女主另有原因,男主和女主相差3岁,女主14,男主

  其实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迷惑别人,这其中也不乏赌气的成分,但是他从始至终深爱的都只有女主一个人,他从未爱过别人。

  重点来了,但是这也改变不了他已经脏了的事实,他会受到来自女主给予的痛苦,至于痛苦的程度不能剧透……)

  其他的我就不能剧透了。

  大纲已经设定好了,基本上不会为了谁改变,作者基本上会跟着自己的思路来的。

  除非有钱砸死我,哈哈,开个玩笑,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啊!

  我没有存稿,会写的很慢很慢,我会尽量赶紧的,不会弃文。

  还有剧情和肉肉大概一半一半,我也不太确定。

  如果有人看,能不能留个言,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卑微的作者求留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