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十年大梦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二十八章:十年大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十年大梦

  是的。

  她何止会武功。

  她还擅长骑马、射箭……

  而这其中。

  她最有天赋的就是射箭。

  至于她为什么都会。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萧野。

  从小到大,她被萧琰宠的无法无天。

  根本不知尊卑为何物。

  而认识萧野的时候,正好是萧宝儿最叛逆的阶段。

  她讨厌萧琰什么都管着她,不让她出去,不让她看别人,不让她对别人笑,不让她与别人说话……

  她被萧琰压迫的都快疯了。

  她讨厌他的霸道、强横、偏执、掠夺……

  他病态又扭曲的占有欲让萧宝儿喘不过气来。

  所以萧琰不让她干什么。

  她偏偏就要去干。

  后来。

  她在国公府最偏僻的院落认识了萧野。

  相识、相知、相惜……

  他亲手教她练武、射箭。

  最后他们偷偷溜出去骑马。

  她真的喜欢在马背上驰骋的感觉,那是她从未体会过的自由与快乐。

  这一切,都比萧琰天天逼她练字、读书好玩多了。

  就这样她背着萧琰,偷偷与萧野学了一年。

  后来这一切还是被敏锐的萧琰发现了。

  在萧宝儿眼里。

  阿野明明是那么好、那么温柔的人。

  可萧琰总是编出很多理由来污蔑他。

  更是阻止自己和他见面。

  最后竟然还威胁她,打她屁屁。

  她明面上虽然被打怕了。

  但不代表暗地里不去偷偷见萧野。

  所以她趁着萧琰日日去皇宫里学功课。

  女扮男装,偷偷地溜到阿野的院落。

  让他带自己出去骑马射箭。

  直到萧野离开了。

  她都未曾再见他最后一面。

  其实莫说,莫芷莫雯不知她会武功。

  就连与她最亲密的萧琰也不知。

  因为这是她与阿野之间秘密。

  只不过她的武功不足以对抗莫雯、莫芷,所以她只能下药。

  莫芷捂住胸口,连连后退,最后整个人不稳地晃了晃,失去力气重重的摔倒在地。

  她拼命强撑着意识,试图劝阻萧宝儿,做最后的挽留,“宝姑娘你逃不了的,天涯海角爷都会将你抓回来的。”

  萧宝儿依旧冷冷的看着莫芷,平静道,“可我总要试试的,万一成功了呢,哪怕机会再渺茫,那至少还有成功的可能,若是我一旦放弃了,就真的一丝机会也没有了。”

  她一步步地走向莫芷,缓缓地蹲下,用力拔出她手里的匕首,握在手中,将锋利的刀刃贴在莫芷的脖子上。

  萧宝儿潋滟的美眸寒光一闪,凛冽的声音镇定自如,“莫芷姐姐,我不想伤害你们的,可这个时候,我也不希望有人背叛我,否则…我只能斩草除根了。”

  院外还有萧野派遣的侍从看守,她不能让莫芷发出任何求救的声音。

  否则她将功亏一篑。

  莫芷知道,今日她是非走不可的,而她也没有能力再去阻拦了,她放弃挣扎,整个人像是被钉在地上般,一具失了灵魂的牵线木偶,任人宰割。

  她卑微的恳求道,“还请宝姑娘动手,给奴婢一个痛快,否则奴婢一旦落到爷的手里,那才叫生不如死。”

  昔日的惩罚,还历历在目。

  每次回想时,莫芷都恐惧的抖成筛子。

  今日犯下如此弥天大错,只怕会折磨的她更加痛不欲生。

  烛光燃尽,屋内骤然一片漆黑。

  萧宝儿细细的摩挲着手腕上的玉镯。

  当日,是他亲手戴上。

  现在,由她亲手取下。

  有始有终的结束这段感情。

  她将手镯轻轻地放在莫芷的手中。

  “莫芷姐姐,我只是想离开而已,但是如果我留下,那就是死,你…明白吗?”

  话落,萧宝儿没有一刻停留,迅速起身离去。

  她大步迈向房门,这一次莫芷没有阻拦呼喊,她只是默默的注释着她模糊的背影。

  就在萧宝儿刚打开大门,迈出第一步时,莫芷突然说道,“宝姑娘,你…还有什么话要留给世子爷吗?”

  萧宝儿没有回头,看着灯火通明的前院,听着锣鼓喧嚣嘈杂声,一时愣住了。

  她知道,他将所有的爱与温柔都给了她。

  她也知道,他温柔的背后是道不尽的残暴与阴毒。

  尽管在她面前,他收敛所有戾气,从未将刀锋对准她,可是现实却是,她的所有痛苦,无一不是来自于他。

  她还能说什么呢?

  她想。

  无论她此时留下什么话。

  都不是他希望的。

  凛冽的寒风裹挟着细细的白雪,吹拂在她绝美的脸庞上,然后慢慢融化。

  万物枯败,都湮灭在这茫茫的风雪中。

  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一道道鲜红到刺眼的红绸。

  那是他与赵簌簌的新婚之夜。

  那明明是她拼命守护的爱情,可是别人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如今。

  十年大梦,一朝初醒。

  萧宝儿握紧手中的包裹,哽咽道,“此生就到此为止,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阿琰……

  原来我们的此生已经结束了。

  这一次,萧宝儿没有再停留。

  飞快地来到她无数次踩点的地方,纵身一跃,干净利落的飞过高高地墙壁。

  就在萧宝儿起身的那刻,她的身后骤然点起了烟花。

  花炮升腾的瞬间将夜空映成了白昼,绚烂流光洒满天际,如浩瀚流星,美丽夺目,同时也将萧宝儿萧瑟的身影投在了白茫茫的地上,转瞬即逝。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停留,一步一步坚定的往前走。

  喜堂之上。

  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很多人在呼喊、鼓掌,那声音虽然很远,可传到萧宝儿的耳边,却依旧清晰可闻。

  她知道,他在与赵簌簌拜堂。

  远远的传来司仪的大喊声。

  “一拜天地。”

  萧宝儿飞快地步伐陡然一停,她咬着牙浑身颤抖的看着前方,再也迈不开一步。

  滚烫的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流下,最后滴落在冰冷的雪地里。

  她僵硬的纹丝不动,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他与赵簌簌的喜堂之上,亲眼看着他们是如何礼成的。

  而司仪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

  “二拜高堂。”

  这一刻,萧宝儿颤抖地挺直脊背,如同一枝清雅坚毅的梅香,傲然地寒雪里绽放。

  用所谓地孤傲与清高伪装自己的脆弱。

  她依旧没有回头,咬着牙深吸一口气,艰难的抬起脚,继续大步的往前走。

  “夫妻对拜。”

  “礼成。”

  司仪的话落,又骤然炸开一连几声的巨响,宛若晴天惊雷,在天空中散落无数的洁白花朵。

  她的胸口也像是被司仪的话炸开了,血肉模糊,疼的她撕心裂肺。

  整个人痛到痉挛微颤,依旧拼命疯狂的压抑着。

  烟火闪耀得仿佛照亮了国公府,乃至整个盛京。

  却唯独没有照进萧宝儿的心。

  只是刺得她眼睛很痛很痛。

  她喃喃自语道,“愿君与新妇,从此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萧宝儿提起最后的力气,猛地打开了后院的一道小门,飞快地往远晴约定的地方奔去。

  可她离开的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双腿好像灌了铅,脚底满是荆棘,生生的撕扯着她的灵魂与肉体。

  她迈出的每一步,好像都是在与过去的生命做告别。

  她要离开了,不止眼前这一刻,而是永远。

  而她离开的也不仅仅是一个地方,而是她最美好的一段生命。

  ………………

  柳叶湖畔。

  等萧宝儿赶来时,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远晴一身淡蓝色长裙,袅娜的背影翩若惊鸿,孤寂的站在湖边,寒冷的风吹起她的裙摆飘舞,日渐消瘦的娇躯,仿佛下一刻,就随风而去了。

  一人、一马。

  格外落寞、孤独……

  萧宝儿的心猛地一缩,呼吸一窒,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了远晴。

  哽咽道,“晴姐姐,我逃出来了,我们赶紧走,赶紧离开,我带你离开,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远晴轻轻拍了拍萧宝儿的手,转身温柔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宝儿,你快走吧,不要管我,我……”

  萧宝儿失去理智的打断了她的话,她决绝道,“不,你必须和我一起离开,否则萧琰不会放过你的。”

  远晴心疼得摸了摸她苍白的脸,笑着安慰道,“宝儿,没事的,真的没事,我已经处理好了一切,世子爷绝对不会发现的,你信晴姐姐,好吗?”

  萧宝儿红着眼圈拼命摇头,她死死的握着远晴的胳膊,祈求她跟着自己一起离开。

  “宝儿,真的没事,如今我已经脱了奴籍,已是自由之身,何况天下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而且我们分开走更安全,但你若带着我,那我必将是你的累赘,届时我们谁也逃不了的,宝儿,你快走吧,城门快关闭了,你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更何况你失踪的事情,不会拖的很久,国公府那边很快就会发现的。”

  看着泪雨如下却依旧纹丝不动的萧宝儿,远晴将手中的缰绳塞进了她的手里。

  猛地将她推开,怒斥地吼道,“宝儿,渡口那边我已经打理好了,疾风会带你去的,赶紧走,走啊,走!走!”

  萧宝儿柳眉紧蹙,贝齿死死的咬着唇,她隔着泪,深深地看着远晴,不停的后退。

  这一眼仿佛是永生。

  更是诀别。

  随即转身,牵着缰绳按着马身,凌空腾起,利落迅速的坐到了马背上。

  她俯下身,抱着疾风,整张脸埋在雪白的长鬃里,像是从前与萧野那般肆意潇洒的驰骋,低低的对它说道,“疾风,带我走吧……”

  而疾风像是听到了她的召唤,瞳孔瞬间瞪圆。

  霎那间,它平稳地腾空而起,萧宝儿夹着马腹,牵着缰绳,绝美挺拔的身姿,格外英姿飒爽,仿佛与疾风融为一体,跟着疾风的节奏,仰起,与天平齐。

  战马速度之快,如风、如电般,瞬间融在了雪白的天地,最后慢慢地消失在远晴的视线里。

  远晴久久的驻足在冰天雪地凝视波光粼粼地湖面,岿然不动。

  任由寒风吹透她的身躯,大雪覆盖她的容貌。

  时间没有淡化她的记性,也没有办法消磨她的伤痛。

  她的身体好像是一具被吞噬殆尽的空壳,没有一寸是完好的。

  她从怀里拿出徐翎送给她的匕首,那是他们坠入山崖后,他送她防身的。

  当年,他们的感情以这把匕首为起点。

  如今,用这把匕首结束她的生命为终点。

  再没有比这更完整的感情了。

  锋利的刀刃割开了她的手腕,鲜血顺着她纤细的手指往下流。

  可远晴仿佛感觉不到疼,依旧纹丝不动看着湖面,喃喃自语道,“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每次写完。

  我自己也要阅读七八次。

  好怕有错别字。

  如果有请大家告诉我。

  真的有强迫症。

  一个错别字都会揪得我很难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