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惟愿你好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二十六章:惟愿你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六章:惟愿你好

  半月后。

  阳光明媚的早晨,萧宝儿刚刚用过早膳,听着屋外喜庆欢闹的动静,缓缓的走到门口,安安静静的看着忙碌的侍从侍女来过穿梭。

  有的爬上高高的屋顶开始修葺,有的打扫房屋,粉刷梁柱屋顶,园中的花草也被工人拔了重新栽种。

  看起来整个萧国公府应该都焕然一新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如此欢闹,不过当侍女抱着那些鲜红的绸缎来回奔跑着时,萧宝儿才神思恍然,原来是他的婚期到了,要布置他与赵簌簌的新房。

  她明白,以赵簌簌的身份定是要这么大阵仗,大张旗鼓的将她娶进门。

  他,终于要娶亲了。

  看着脸色苍白的萧宝儿,柔弱的仿佛枝头上的露珠,颤颤巍巍,即将坠落。

  莫芷不忍再次开口道,“宝姑娘,外面太冷了,你身子不适合久待,还是和奴婢回去吧。”

  萧宝儿回头对莫芷道,“也好。”

  回到内院,她好像更加倦怠了,躺在装着地龙的卧榻上就昏昏欲睡。

  混沌间,她感觉到有道目光死死的注视着她,太过火热的视线浓烈又粘稠,不舍离开她分毫。

  可是她太累了,完全睁不开眼睛,最后一点一点被吸进黑暗。

  当萧宝儿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

  火热的地龙,萧琰炽热的怀抱,让她浑身都湿透了。

  他紧紧的搂着萧宝儿,微笑地吻了吻她,“乖宝终于醒了。”

  她垂下双眼没有看他,“我饿了。”

  萧琰瞬间将她压在身下,性感的喉结不停的滑动着,嘶哑道,“宝儿,爷也饿了。”

  不等她回答,就不容拒绝的吻了上去,大舌不断在她的嘴里翻江倒海,又将她上衣扯了,刚露出浑圆的奶子,他的大掌就覆上狠狠揉捏。

  整个人强势的挤进她的腿间,高高翘起的鸡巴隔着底裤狠狠顶撞着萧宝儿柔软的腿心。

  “嗯…不…阿琰……”

  萧宝儿摇着头拒绝着,本就饿的没有力气了,此刻挣扎的她更加脱力。

  “乖,再让爷吃吃,爷就让你用膳。”

  鸡巴肿胀的实在受不住了,高高顶在亵裤里疼的要命,他失去理智的扯开腰带,并撕下她最后一层衣衫。

  再次急切地覆在她身上,将充血的鸡巴狠狠地捅了进去,飞快的律动着。

  “啊…痛…痛……”

  小小的缝被他巨大的鸡巴撑得发涨,扩大了好几倍。

  “乖…嗯…为爷忍忍,乖宝别吸了,真的太紧了,夹死爷了,哦……”

  媚肉死死的吸着他的马眼,爽的萧琰头皮发麻。

  此刻他的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几缕长发从额头垂下,衬得他凛然出尘的深邃五官更加邪肆,蛊惑人心。

  “饿…啊…慢点…慢点…阿琰…饿…我好饿……”

  萧琰继续温柔的低声哄道,“乖,再让爷肏肏,再肏几下就好了。”

  他揉着萧宝儿的奶子,吃着她的唇,肏着她的逼,狠狠地律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萧宝儿崩溃的痛哭起来,怒斥道,“啊…骗子…骗…子…啊啊……”

  萧琰埋头在她胸部,啃舔她的奶头,模糊道,“乖,等会就好……”

  说着抬起头,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唇,宠溺的笑道,“小馋猫。”

  他不舍的将粗壮高耸的鸡巴拔出来,很是无奈的低头看着自己肿胀充血的鸡巴,狠狠地撸了几下,着实不舒服。

  抬头再看着梨花带雨的萧宝儿,绝美的让他心神荡漾。

  萧琰咬着牙,如瘾君子般,极为无耻的再次覆上她的身体,又将鸡巴捅了进去,极速地挺着劲腰的律动着。

  他还怕她的责骂,所以封住了她的唇,低声哄道,“乖宝,让爷再爱爱你,让爷好好的爱你,哦,乖宝的骚逼太紧了,爷真的舍不得拿出来,爷真想将鸡巴全部捅进去,然后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温暖的屋内满是他们疯狂交媾的膻腥味。

  直到萧宝儿的肚子传来咕咕的叫声,萧琰才尴尬的停下来。

  可是他没有立刻把鸡巴拔出来,反而更用力的往里面肏了肏,狠狠地揉着奶子,舔了舔她的唇,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鸡巴拔出来。

  他没有给萧宝儿穿衣服,就裹了一件他的里衣,抱着萧宝儿大步来到桌前。

  萧琰浑身赤裸的坐在凳子上,将她面对面的抱在怀里,高高翘起的鸡巴不停的磨蹭萧宝儿湿润的腿心。

  她吓得泪雨如下,一滴一滴滴在了他的胸膛上。

  萧琰将所有的耐心与温情都赋予了萧宝儿。

  他舔尽了她的泪水,乖乖的认错哄道,“乖宝,不哭,爷错了,爷不碰你了,爷让你好好吃饭,乖,不哭了,爷都快心疼死了。”

  虽然萧宝儿拗不过他,必须得坐在他怀里用膳。

  但好在他还算老实,只是揉了揉她的奶子,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她吃的也算安稳。

  只是她刚放下碗筷,萧琰又急切地抱着她往床榻上奔。

  这一次,他没有像刚开始那么急切。

  只是将她放在床榻上,转身来到床榻的另一边,在自己的衣袍里摸索着,良久他才再次压在她的身上。

  拿起她的手,将连环玉镯套进了她的手腕。

  萧宝儿疑惑的看着罕见又极为漂亮的玉镯,问道,“这是什么?”

  萧琰凝视着她的双眼,忐忑的问道,“喜欢吗?”

  他更在意她是否喜欢,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萧宝儿受不住他眼底的深情,佯装敛眉看着玉镯,随意道,“嗯,很好看。”

  萧琰又惊又喜,俊眸格外的明亮,兴奋道,“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他没有告诉她,这是他亲自挑的玉石,跟着匠工学了好久,雕磨出来的,连玉镯上的每一道花纹,每一个他与她的名字,都是他亲自雕刻的。

  意遇着,生生世世,永生永世都不再分离。

  看着他牢牢的套住了萧宝儿。

  萧琰那双明亮的黑眸,好像蕴藏了千种温情,万种温柔,深情款款的看着身下心爱的女子。

  低沉蛊惑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内缓缓的散开,“宝儿,爱你是一件事,可是我却想说千千万万次,做一辈子爱你的事。”

  登时,萧宝儿的脑海里仿若炸开般,一片空白。

  四目相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她已然有些发晕。

  脑海里来回穿梭着他深情的话语,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回荡。

  她的双眼渐渐蒙上了一层薄雾,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潸然而下。

  “阿琰,我也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短短几个字,抽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萧琰心脏被她突如其来的告白重重的撞击着,狠狠的颤了颤,剧烈的幸福吞没了他,在他心尖不停的翻涌着。

  他知道这是她发自肺腑的告白,不是为了迎合他而伪装的。

  他有多久没有听到她深爱的告白了。

  太久太久了。

  久到他以为她最后一次对他诉说的爱意还停留在上辈子。

  萧琰滚烫的泪砸进了她的眼里,他哽咽祈求道,“宝儿,再等等爷,只要一年,求求你再等等爷,等爷一年,好吗?”

  而萧宝儿只是紧紧的抱住他,像是最后一次,抱得很紧很紧。

  阿琰,明明我们那么相爱。

  可是为什么我们偏偏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知道你所有所有的苦衷,你的逼不得已,你的无可奈何。

  可是阿琰,为了你,我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勇气。

  我再也没有力量向你奔赴了。

  阿琰。

  我们,终究是错过了。

  阿琰,此生惟愿你好。

  阿琰,此生惟愿你幸福、健康、平安、快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