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锦上添花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二十一章:锦上添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一章:锦上添花

  潇潇苑。

  萧宝儿正在细细挑选从以前厢房里拿回来的宝物,莫芷端着药推门而入。

  “宝姑娘,远晴又来了,她说带了你最爱吃的点心,要不这次你见见她。”

  萧宝儿黛眉紧蹙,不耐烦的样子溢于言表,连语气都透着厌烦之意,“让她进来吧。”

  莫芷端着碗给萧宝儿笑道,“宝姑娘将药喝了,奴婢这就去唤她进来。”

  她虽这样说,可是一点走的意思也没有。

  一味微笑着盯着萧宝儿,就是一副她不喝,她绝不走的模样。

  萧宝儿拿起药猛地一饮而尽。

  看着莫芷莞尔一笑,“莫芷姐姐可以了吗?”

  莫芷端着碗转身离去。

  远晴拎着食盒与她擦肩而过,慢慢的走了进来。

  当萧宝儿看到远晴的面容时,她震惊的愣住了。

  她难以置信的盯着远晴,不过才一月未见,竟然消瘦苍白成那般,枯萎的好像随时都能逝去。

  她艰难的张了张唇,哽咽道,“晴…姐姐…对不起……”

  说着已是泪雨如下。

  远晴笑着摇了摇头,那双晦涩的双眼承载着浓稠的痛色。

  她将食盒放在桌上,转身走到萧宝儿面前,平静的说道,“宝儿,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你更不必自责,一切都是命,何况…得到的未必是福,失去的也未必是祸,冥冥中都自有定数。”

  那一刻,萧宝儿突然发现。

  原来有些人,连痛的资格都没有。

  她是那般的隐忍、克制、压抑……

  远晴不知,她越是这样推脱萧宝儿的错,她越自责、越心痛。

  萧宝儿不语,只是红着眼圈痛苦的看着她。

  远晴无奈转身,不欲与她再纠结这个问题,她看向门外,确定无人后,走到桌前,打开食盒最底层,拿起包裹,飞快的走到萧宝儿面前,将手里的东西塞进她的手中。

  “宝儿,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

  萧宝儿低头看着手中的包裹,这样的时刻,她还在为自己着想。

  明明她才是最痛的那个。

  她彻底的红了眼底,痛苦的不断摇头,哽咽道,“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如果当初不是我任性非要让远芳换你回来,他也不会认错人,晴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罪孽横生。

  她在排斥远晴这样的安慰。

  明明是自己的一己之私,让她痛失所爱。

  愧疚与罪恶,交织在一起,转为深深的悔恨。

  远晴骤然转身,牙齿咬的死死的,紧皱的眉宇间写满了痛苦。

  那道伤疤被揭开,抽痛得她呼吸都凝滞了,那一窒息后,便是急促的喘息。

  她一只手用力的扯住胸口的衣服,好像在抚平伤痕,那么急促。

  过了不知多久,她的急促声才渐渐平息。

  “宝儿,不是你的错,怎么会是你的错,是他,是他说不会忘记我的味道,是他说记得我的手,我的脸,是他说不会认错人,是他说让我等他回来的,是他说回来娶我的,可是最后他食言了……”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从她酸涩无比的喉咙里发出的,无孔不入的疼与恨顺着每寸血肉直达混乱的脑海。

  可她却又那样的无能为力。

  那样的无可奈何。

  她只能被迫接受。

  远晴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恨,这样沉重的打击,让她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她隐忍已久的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她缓缓转身看着萧宝儿,凄然一笑。

  “我可以告诉他的,可是宝儿,为什么偏偏那个人是我妹妹,她说她爱上了徐翎,她说徐翎就像是一道光,拯救了她,她说没有徐翎她会死,她跪下来求我成全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与他彻底无缘了,是我…是我…将他的玉佩给了远芳,也是我亲手推开他的…所以这一切都与你无关……”

  她的声音有点木然,好像是被这样寒冷的天气冻的麻木了,喃喃自语的样子像是丢了叁魂七魄。

  萧宝儿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远晴。

  涟漪微荡,丝丝暖意沁入远晴的四肢百骸。

  她微凉的手指缓缓的蜷缩,用力的抱紧了萧宝儿。

  好像是她生命中唯一温暖。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逐渐暗淡下来,屋里的烛光,将两人的身躯打成一道阴影。

  世世皆暗,唯有两个受伤的人互相取暖,那般孤绝。

  “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是我亲手选择放弃的…我没有资格怨任何人……”

  可萧宝儿明白,但凡徐翎认出了远晴。

  哪怕只有一刻。

  她也绝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手。

  她痛苦的是徐翎没有认出她。

  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是的。

  的确不重要了。

  因为他已经娶了远芳。

  她什么都做不了,更弥补不了远晴的伤。

  她欠她的好像永远也还不了。

  胸口憋闷着生疼,几欲破腔而出。

  “晴姐姐,若是他将来知道了,你有没有想过他如果知道了这一切,他会怎样?远芳会又会如何?明明一个人的痛,为何非要折磨成叁个人的?”

  昏暗的屋内,萧宝儿的话像是一把最锋利,最冰冷的利剑,一下子捅穿了远晴的胸膛。

  那双抱着萧宝儿的手渐渐滑落,死死的扣住萧宝儿的胳膊,怔怔的看着她。

  远晴的声音很是沙哑,哽咽了一下,才幽幽开口,“宝儿你不会的,是吗!”

  明明是在询问,却是肯定的陈述,她在乞求。

  乞求萧宝儿保守秘密。

  或许是徐翎至死都不会知道的秘密。

  没有得到萧宝儿任何回应,她沉默不语的看着远晴,眼底的倔强与心疼让远晴的呼吸都在微微抽搐,半晌,慢慢说道,“宝儿,人这一生,不一定非要用感情来证明什么,实则感情之于我,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如果它来了,我会保护珍惜,可它要离开了,我也会从容告别,你…明白吗?”

  此刻的萧宝儿怎么会明白。

  她将萧琰看得比她的生命还重。

  所以她才会绝望到想去死。

  或许,时间是这世间最好的良药,可以抚平这一切伤害。

  让曾经以为永恒的人和事,变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回忆。

  但至少现在她不能,也做不到。

  她还在…爱……

  她还在…痛……

  可是她宁愿远晴用最尖锐的语言发泄出来,也不愿她这样的隐忍不发,将所有的痛与苦,独自吞下。

  “晴姐姐你……”

  萧宝儿眼底得了倔强再也维持不住了,在这一刻彻底化为乌有。

  “宝儿,这个时候可不是含情叙旧的好时机,更何况时候不早了,我得离开了,你赶紧将东西给我,等我弄好了,会像以前一样,将纸条藏在点心里。”

  远晴打断她的话,她千疮百孔的心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她也需要时间。

  萧宝儿一愣,想到天黑后所面临的人,她的心一沉,快速转身将细细挑出的来宝物藏在食盒最低层。

  “宝儿,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剩下的一切我来安排。”

  就在远晴转身离开之际,萧宝儿骤然拉住了她的衣袖,认真说道,“晴姐姐,东西不重要,如果有意外,你记住一定要先跑,还有要去黑市,切不可去当铺。”

  ……………………

  夜色已深,屋里硕大的夜明珠照亮了每个角落,袅袅清香熏烟淡淡的燃起。

  沐浴完的萧宝儿魂不守舍的坐在妆奁前,镶嵌在黄花梨木中的大铜镜里,映出她绝美姝丽的容颜,云鬓间的朱钗被莫芷拿下,瞬间青丝散乱如水绸般垂下,妖媚冶丽的勾人心魄。

  莫芷拿着胭脂正要涂在她的脸上,却被萧宝儿抬手挡下。

  “爷等会要来,宝姑娘还是涂点更美。”

  萧宝儿闻言柳眉紧蹙,贝齿紧咬,妖娆的美目瞬间泛起厌恶。

  可是她还是抬起头微笑着对莫芷说道,“我自己会涂,莫芷姐姐先去休息吧。”

  听见房门关闭的声音,萧宝儿瞬间卸下来所有伪装。

  她太累了。

  日日夜夜带着虚伪的面具。

  一时一刻都不敢放松。

  她从未想过。

  那个她最爱的,最思恋、最想见的男人,如今竟让她如此恐惧。

  恐惧夜夜承受着他无休止的索取。

  霸道强势得让她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