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轻而易举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十六章:轻而易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六章:轻而易举

  萧宝儿掀开厚褥,发现身体清爽干净,而且早已换好里衣,连身上的痛都减轻了不少,隐隐约约还能闻到淡淡的药香味,她知道萧琰为自己清理过。

  她艰难的撑着手臂坐起来,候在外间的莫芷听到动静,立刻吩咐莫雯去端药,随即推门进屋。

  此刻的萧宝儿喉咙肿痛,发声都困难,一双眼眸红肿的几乎快睁不开了,连视线都模糊不清。

  “宝姑娘,你醒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异常陌生的声音,让萧宝儿一愣,等莫芷走近,她才发现,眼前的人不是远晴。

  “你是谁?远晴呢?”

  喉咙疼的厉害,她发出的声音都是嘶哑的。

  “奴婢莫芷,日后便由莫芷来照顾宝姑娘。”

  萧宝儿眸心一暗,目光落在莫芷身上,心中警铃大作。

  与远晴、远芳这样的娇柔之女不同,她明显是训练有素、身手矫健的习武者。

  脑海里瞬间闪过,萧琰要囚禁自己。

  良久。

  缄默不言的萧宝儿再次开口道,“远晴呢?我要远晴,让远晴过来。”

  “奴婢不知远晴,奴婢只听从世子爷的吩咐,过来伺候宝姑娘。”

  萧宝儿撑着床沿,忍着腿心的疼痛,踉跄着下床,光着脚跑到门口,正要拉开门,莫雯端着药推开门,走了进来。

  萧宝儿还没来得及出去,就被身后飞速过来的莫芷,一把横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床榻上。

  “天冷了,宝姑娘身体刚好,得注意保暖。”

  身为暗卫,性情冷硬如莫芷,在柔弱的萧宝儿面前,不得不放低声音故作温柔,可却显得格外的生硬。

  说着莫芷转身端起莫雯端来的药就要喂萧宝儿。

  可是萧宝儿却推开她,起身穿好衣服,平静的道,“除非远晴回来,否则这药我是绝对不会喝的。”

  莫芷、莫雯相互对视了一眼,沉默不语,气氛一时陷入死寂,她们两只能以不动应万变,因为不管如何选择,她们都是错。

  萧宝儿的耐心消磨殆尽,语气平缓道,“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只需让我出去,放心,我只是去找世子罢了。”

  莫芷沉默一会道,“那让奴婢跟着。”

  推开门。

  一脚迈出。

  这个时候,阳光大好。

  耀眼的日光一下子刺进了萧宝儿的眼底,炫目的让她红肿的双眼有些睁不开。

  看着干净窄小的潇潇苑,高高的墙院,就像一座牢笼,将她死死的锁在里面,她好像再也走不出了……

  浓烈的窒息瞬间感吞没了她。

  世俗有太多枷锁。

  可是她的灵魂是自由的。

  她想逃出这座樊笼。

  她要逃出这座囚笼。

  …………………

  墨竹轩外。

  盈双端着熬了大半日羹汤,愤恨的看着眼前顽固不化的徐翎,任凭她怎么说,都不让她踏入一步。

  她已经好几日不曾见过世子爷了,她想他都快想疯了。

  自从上次被该死的远晴唤走,他就一直不分昼夜的守在萧宝儿身边,一步都不曾离开。

  那张蛊惑众生的天颜,他要什么女人没有。

  偏偏爱上和她一样卑微低贱的奴婢。

  所以她才会不甘、嫉妒、愤恨……

  正待她要放弃离开之际,萧宝儿陡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停下离开的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位食古不化的徐翎竟然很是恭谨的让开高大的身躯,大大方方的让萧宝儿走了进去。

  不是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吗?

  不是谁都不见吗?

  凭什么那个贱人可以进去?

  握着托盘的指节都因过度用力而发白。

  而她也只能止步于世子爷院外。

  远远的,看着萧宝儿坚韧挺拔的背影,宛如仙子下凡般,孤傲、冷清,甚至举手投足之间,都隐隐约约的散发着清贵气息。

  这就是被世子爷从小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区别吗?

  她就这么轻而易举得到他一切的温柔与爱,那好像是她穷极一生都得不到的。

  直到背影消失在她的眼底。

  气的盈双在原地直跺脚,又转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身旁纹丝不动的徐翎,才十分不甘的转身离去。

  书房里。

  萧琰惊讶于萧宝儿的到来,立刻起身大步迈向她,一把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大掌托着她的臀,而自己则挤入她的腿间,用炙热的身躯包裹她寒意未散的娇体。

  转而抬头,冷冷的看着莫芷、莫雯,幽深的黑眸漫上了几分恣睢戾气,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莫芷、莫雯心领神会,立刻转身离开,去密室领罚。

  而萧琰低头温柔凝视怀里软软糯糯的萧宝儿时,又本能的收敛了一身煞气,笑意藏不住的绽放于眉梢。

  前一刻冰寒如霜,下一刻温柔似水。

  温柔的好似能将怀里的萧宝儿溺毙。

  “乖宝,怎么不多休息会?是不是又想爷了?”

  他的薄唇吻了吻她的发顶,流连滑落在眉眼、鼻尖,最后辗转于萧宝儿的红唇。

  越吻越深,痴缠着她的软舌,萧琰的大舌不停的在她嘴里兴风作浪,饥渴的吞咽她的香液。

  相比于昨夜满身带刺的萧宝儿,此刻的她,乖巧的令萧琰恨不得吞了她。

  高耸的鸡巴正好顶在她的腿心。

  萧琰呼吸厚重的垂着大脑袋,挺立的鼻梁来回蹭着她的颈窝。

  “乖宝,爷又想要你了。”

  说完,炽热的舌尖一下一下来回舔弄着萧宝儿的颈窝,急躁的他每一下都将她玉白的肌肤吃出红痕。

  只要这个人是她。

  就算她什么都不做。

  光是看到她,甚至只要想到她。

  他的鸡巴就会竖起来,就想肏她的逼。

  萧宝儿紧紧的抱住萧琰的脖颈,心力交瘁的闭上双眼,刚刚看到站在院外的盈双时,她的胸口就像被堵住了般,连呼吸都极为困难。

  她知道今后的日日夜夜,他还会娶妻纳妾。

  她要亲眼看着他拥着别的女人。

  她要亲耳听着别的女人叫他夫君。

  甚至看着别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

  她如自虐般,脑海里不停的闪现那样的场景。

  光是想想,便是山崩地裂。

  一刀一刀割着她的心,痛的支离破碎。

  她该怎么办?

  又该如何自处?

  她无能为力的好像除了在漫长的绝望中等待着、煎熬着,好像什么也阻止不了,甚至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原来绝望至极,就是生无可恋了……

  萧琰察觉到她的失神,他的心酸疼不堪,在他的怀抱里想着谁?

  萧野那个贱种吗?

  他带着惩罚突然转攻,一下子咬住了萧宝儿极为敏感的耳朵,绕着耳蜗不停的舔弄,高耸的鸡巴不停的撞着腿心。

  “啊……”

  她思绪抽离,一下子陷入了萧琰的情绪中,痛苦的艰涩中,又似带着一分难掩的糜媚动人。

  “别…阿琰…宝儿痛……”

  “阿琰”两次就像是兴奋剂般,差点让萧琰失控。

  他好像很久很久没有从她嘴里听到了。

  这个世间,也只有她会这样唤自己。

  “乖宝,腿心还疼吗?爷已经上过药了,怎么还会痛呢?”

  萧宝儿敛眉,让人看不清思绪,声音却软糯无比,“阿琰的鸡巴太大了,撑的宝儿的穴穴还在疼。”

  闻言,萧琰清脆悦耳的笑声如玉石相击般,穿透萧宝儿的耳膜。

  萧宝儿忽的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道,“阿琰,远晴、远芳呢?她们在哪?我习惯她们陪着我,你怎么把他们调走了,莫芷她们对我来说太陌生了,我一点也不习惯,你把远晴远芳唤回来吧。”

  萧琰未语,修长的指节轻缓的摩挲着萧宝儿红肿的眼睛,凛然的黑眸说不尽的心疼。

  可深邃如黑曜石般的眼底深处,却颤栗着变态的偏执欲。

  “不过是两个低贱的奴才,怎么值得爷的宝儿如此费神,乖宝儿,你的全部心思都应该在爷的身上,更何况因为她们的粗心大意,差点让爷失去宝儿,就冲这点就罪该万死!”

  萧宝儿的心猛地一跳,看来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她紧张的猛地扯住萧琰的衣服,急切道,“不,不是的,阿琰,是宝儿偷偷把药倒了,宝儿保证,以后一定乖乖喝药,求你把远晴远芳她们还给我吧,宝儿以后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可以吗?”

  说完她捧着萧琰的脸,亲了亲他鲜艳的薄唇,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她潋滟的眸光如一潭秋水,摄人心魄。

  萧琰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一瞬不瞬的盯着萧宝儿。

  “阿琰,好吗?”

  就连她甜美软糯的声音都在古惑着他。

  向来极有原则的萧琰,下意识的开口道,“好!”

  说完立刻抱起她,急切的大步迈向内室。

  屋内靡丽的温情不断攀升。

  …………………

  阴暗可怖密室里,浓稠的黑暗好似薄雾般,昏聩的令人难以呼吸。

  血腥的腐烂气息裹挟着湿冷弥漫在密室里空气中夹杂着腐肉糜烂的腥臭味,熏的令人做呕。

  可宋宣却优雅的挑选着接下来的刑具,看着眼前的人,“啧”的一声,很是嫌弃。

  不过才几鞭下去,就昏死过去了。

  着实没意思。

  又鄙视的看了一眼吓晕在地上的那个女子,还没受刑就晕死的废物。

  他还是喜欢那些将死之人发自内心的恐惧、害怕、哭喊、求饶……

  远晴的双手被铁链束缚,高高的吊起,牢内,密不透风,可残破不堪的身躯却在高空中游荡着,犹如一死尸。

  宋宣最终还是选了一根带倒刺的细鞭,看似简单的鞭笞,实则每一下都能连带着能把人的血肉一起刮起。

  狠、准、辣、毒!

  宋宣,萧琰名副其实的刽子手。

  或许他比刽子手更可怕,因为他折磨人的手段及其恐怖。

  比起死,更可怕的生不如死。

  在痛苦与绝望中煎熬着,慢慢等待死亡。

  他完美的学到他萧琰阴狠毒辣的精髓。

  也因此格外受萧琰的青睐。

  可却从来外人见过他真实的面容,因为能落到他手里的都已经见了阎王,从无例外。

  冰冷的盐水猛地灌在远晴的身躯上,慢慢又渗透到她皮肉绽开的血肉里。

  她在疼痛中恍惚醒来,整个人恐惧的瑟瑟发抖。

  “啊,好痛!”

  她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只知道离死也只差一步之遥。

  眼前的男子眼里仿佛藏着万年冰山,化不开的寒意,冷眼旁观着他人的生与死。

  看着他手里的刺鞭,远晴抖着唇寒战道,“求求…你…杀了…我吧……”

  她企图奢求着一丝最后的仁慈。

  可这一份“仁慈”的背后,她是罪无可恕的,因为她的失误差点让宝儿殒命。

  以萧琰那样残暴薄凉的天性,怎么可能会让她痛快地死去,只会慢慢的折磨她,让她在痛苦与绝望中悄无声息的逝去。

  “痴心妄想。”

  话落那残忍的刺鞭就剜起她身上的一道道血肉。

  “啊……”

  深入骨髓的痛,让她疼的灵魂都在颤抖,刚开始的咬牙忍耐到痛苦的闷哼声,再到此时她连一声也发不出,只能微微张开嘴,断断续续的只剩微弱的呼吸声。

  远晴的意识飘离,甚至有种彻底解脱感觉。

  她低垂着脑袋,默默的接受者死亡的来临。

  就在她以为要死去之时,她仿佛听到了那蚀骨噬心的熟悉声。

  “住手!”

  铿锵有力的声音,也掩盖不了那道声音的恐慌。

  听到身后极速的脚步声。

  宋宣勾着唇冷冷一笑,随意把玩着手里的刺鞭,未料下一刻,握紧狠狠的扬起,准备给远晴一个痛快。

  只是他的鞭刚刚扬在半空时,徐翎便飞速的凌空飞起,空手狠戾极准的握住带着倒刺的鞭。

  瞬间侧首,赤红的眼膜阴辣无比的扫着宋宣。

  那一眼让宋宣心头一沉,也仅仅是一下而已。

  随即他又恢复了那副放荡不羁的模样,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倏地,宋宣勾着唇笑道,“怎么,你什么时候也对这个感兴趣了?我记得你好像从来都不屑于此,怎么胃口突然变了,也喜欢折磨人了。”

  那倒刺深深扎入徐翎的手掌里,但他依旧保持着高高扯住刺鞭的动作,鲜血顺着他的掌心缓缓流入手臂的衣袖里。

  他的怒火早已高涨到极点,尤其在宋宣说完后。

  他彻底的失去理智,像是疯了般,猛地向宋宣袭来,招招致命,狠辣无比。

  而宋宣根本没料到他会突然攻击自己,便被他强劲的内力震的重重地摔在墙上。

  但超强的意志让他本能的立刻飞身凌空,被迫接招,狠狠的吐了口嘴里的血,咬牙切齿道,“你他妈不知道我最恨别人打我的脸了,今天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可你别忘了,这是世子下的令。”

  徐翎猛地提起宋宣的领口,咬牙切齿道,“世子有令,放了她们,宋宣,送来之前,我是怎么和你说的,让你等,先别下手,你他妈竟敢拿刺鞭。”

  吼完立马松开手,急切的转身抱着远芳便冲了出去。

  远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看到徐翎远去的背影,她骤然发现身上的痛远远不及盘遒在心尖的疼。

  宋宣看着眼前还吊在半空半死不活的远晴,很是头疼。

  早知道刚刚不玩了,一鞭子抽死算了。

  省了落下个大麻烦。

  这下好了,让他救人。

  怎么救?

  他只会折磨人啊!

  心不甘情不愿的解开锁链,没有任何支撑,“砰”的一声,远晴重重的摔落在地。

  而宋宣只是冷冷的站在一旁漠然置之的看着那副血迹斑斑的身躯。

  最终宋宣还是嫌弃的将地上那幅脏脏的身躯抱起。

  第一次抱女人身体的他一愣,怎么这么软,没骨头吗?

  首-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