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惶惶不安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十四章:惶惶不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四章:惶惶不安

  一株枯荣古树孤寂的屹立在万古洪荒之中。

  他一身戎装伫立在树下,高大挺拔的身姿犹如苍松般无比坚韧。

  身着银灰色的玄衣战甲,身系长长的黑色披风,随意束起的墨色长发,随风飘扬,左手执着鲜血淋漓的长剑。

  整个人如同一把利剑,锋芒、肃然的令人不可逼视。

  此刻。

  看向她时。

  剑眉下的一双星眸早已经蒙上了一层清雾,朦胧不清,长长的眼睫微微一颤,已是泪雨如下……

  忽而一笑,眸底盛载了璀璨星河,熠熠生辉,如落日星河般灿烂夺目。

  可萧宝儿不知,她才是照耀他眼底万千星辰的一尊明月。

  那一刻。

  萧宝儿的心仿佛受到了召唤,在她还没有任何意识时,手已经提起裙摆疯狂的迈起脚步,一步一步的飞速的向他奔去。

  可是这段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如同天涯海角般那么遥远,任她如何努力奔跑,却离他越来越远。

  正待她要消失在这茫茫云山之中时,一声肝肠寸断的悲鸣骤然传入萧宝儿的耳膜,好像凝聚了他莫大的悲哀。

  “宝儿……”

  缭绕云雾瞬间散去。

  她清清楚楚的看到密密麻麻的箭划过云霄一根一根的射进了他的胸膛,可是他好像感受不到一丝疼痛,仿若置身事外般,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高大威猛的身躯随之晃了晃,手中的长剑滑落在地,而他也阖起眼眸,张开双臂缓缓的倒落在地。

  她不住的颤抖着,声嘶力竭着,痛苦嘶哑的怒吼,嗓子都在撕裂,喉咙里溢出的哭声已经完全崩溃到极限,是那样悲惨的恸哭着。

  那悲痛的嘶吼声,像是被困在磔刑地狱中被生生凌迟才发出的悲鸣。

  萧宝儿疯了般冲过去,抱起满身是箭的他,鲜血从他的口中,胸膛喷涌而出。

  她恐惧又无助的捂住他的胸膛和薄唇,仿佛这样就能止住血,不让他离开。

  悲哀的抬起头,四处张望渴求帮助,极力的嘶吼道,“大夫,大夫,快救救他,救救他,救救我的阿野……”

  而后低头温柔,痛苦的看着满脸笑容的他,低低说道,“阿野不怕,等大夫来就可以救你了,他们可以救你的……”

  她嘶哑干涩的声音随着她哆嗦的身躯也不停的颤栗着。

  那一刻,深深地恐惧,绝望没有给萧宝儿一丝喘息的机会,排山倒海般的立刻吞没了她。

  当她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猛地砸在他温柔的眼里时,他仍然不敢置信。

  死死的盯着她。

  他急促的呼吸使得胸膛起伏的异常厉害。

  用力掰开萧宝儿覆在他唇上僵硬的小手。

  “宝儿!”

  破碎的音调夹杂着鲜血从她的指缝间不断溢出,他无比眷恋的看着萧宝儿,不敢眨眼,真的害怕这场美梦醒的太快了……

  “宝儿…我又…梦见…你了……”

  骤然涌上一股鲜血,可是他不忍让她恐惧、伤心、痛苦,便用力逼着自己咽下口中的鲜血,可丝丝血液还是顺着他的唇侧涌了出来。

  他抬起手拭去她的不断流下的泪水,温柔低声的哄着,“乖…我…不…疼的…不要…哭…我会…心疼……”

  萧宝儿颤抖的痛哭,不断的摇头。

  随即俯下身吻住了他的唇。

  凌乱而又炽热,急切而又痴迷。

  明明知道一切都是枉然,但那好像是她最后一丝希望。

  随着他缱绻流连在她脸上的手渐渐的滑落。

  她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他的离去,也带走了萧宝儿的魂。

  她好像也葬在了那个寒风凛冽的大雪中。

  万物枯败,将一切悲与痛、爱与恨都湮灭在这茫茫风雪中。

  “阿野,不要……”

  萧宝儿骤然从昏迷中醒来,那一刻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心脏不停的在抽搐的疼着。

  她不知这股莫名的悲痛,从何而来,又该如何平息……

  只能任由疼一丝丝在心口蔓延……

  她捂着一抽一抽的胸口,空洞的眼睛看着帐幔,没有任何意识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缓缓的流下。

  “阿野?”

  蓦然多出来一道声音,吓得她心都跳的漏了一拍,惊惶的转头看去。

  面容憔悴、满脸胡茬的萧琰,坐在她的床沿,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萧宝儿。

  他深暗的黑眸里簇起幽光,疯狂的好像能燃烬世间万物。

  修长的手指划过她优美的轮廓,又一次重复道,“阿野!”

  蓦地,没有一丝征兆,他用力捏她的下颌,俯下身与她四目相对。

  “你竟然想他!你竟敢想他!萧宝儿你竟然还没忘记他!”

  一声比一声癫狂的暴语,嫉妒的他撕下所有的伪装,病态又极为扭曲。

  她昏迷的每时每刻,对于萧琰而言都格外的漫长,时间都仿佛被不断的拉长。

  纵使有了所谓的“解药”,他依旧在惶恐不安中等着她醒来,唯恐她再有什么意外。

  她的呢喃呓语本是世间对他最好的馈赠。

  他的心也比窗外的暴雨来的更急、更烈,这样失而复得,好像瞬间拥有了一切,全部。

  她,就是他萧琰的命啊。

  而他也差点丢了一条命……

  如今,她醒了。

  他的魂便归位了。

  可是她最后的痛苦撕裂声却是一句,“阿野,不要……”

  多么讽刺。

  他终是在惶惶不安,恐惧的等待中彻底的疯了。

  病态的扭曲早已经让他的爱癫狂至极,容不得一丝瑕疵,更遑论一丝一毫的背叛。

  他要的是她的全部。

  她是他的所有物,容不得别人有一丝觊觎,更别提她心中有别人。

  此生。

  就算是死。

  他也绝不会放开她,一时一刻也绝不。

  他以为已经将那个人在她心里剔除的干干净净。

  结果呢?

  她还是背着自己将那个罪该万死的人,留在了心底最深处。

  萧琰骤然邪佞的笑了笑,捏住下巴的手用力一挥,将她重重的又甩在床榻上。

  萧宝儿浑浑噩噩的醒来,又被他吓得不知所云的趴在床上。

  她缓缓的抬起头,对上那满是戾气的黑眸。

  登时,心尖一颤,心如擂鼓骤停,身上涔出丝丝冷汗。

  随之而来的就是,无边的恐惧、怵惕……

  诡异多变、残忍冷血。

  神是他,魔亦是他!

  萧宝儿陡然闭上眼,那些她想疯狂忘记的交媾画面又再一次冲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死死的咬着唇,颤抖的双手撑着床榻,缓缓起身,挺起脊背。

  平静的迎上了他猩红可怖的眼眸。

  “我的确从未忘记过阿野,而且不止从前,从今往后的每一日,我都不会忘记,至于你,萧琰,从今日起,我要一点一滴的将你从心里剔除的干干净净。”

  她冷漠疏离的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你他妈你敢!”

  嫉妒烧的他面目全非,却又在不经意间露出一丝绝望。

  魔鬼终究是魔鬼,任他有千副面孔,在爱的发狂,濒临破灭之际,又将变成凶残的他。

  他猛地的扑向了她,让他们身体契合到没有一丝缝隙。

  他用力掐住她的下颌,疯狂的在她唇上辗转碾压,用牙齿咬她的唇、舌头舔舐牙齿,都无法让她松开死死咬住的牙冠。

  萧宝儿虽然外表纤弱,格外的惹人怜爱,可是事实上,她的性子却比谁都倔,认定了的事和人便无比坚定。

  她恨他的无情。

  更恨他脏了。

  她根本没有办法接受他用肏过别的女人的身躯再来爱她。

  除了恶心。

  更多的恐惧。

  唯恐他真的会要了自己。

  萧宝儿紧闭嘴巴,拼命的与他撕打,萧琰失去耐心了,现在的他急需得吃下她的全部来证明她是自己的。

  她是自己一个人的。

  他扯下腰带将萧宝儿的两只不安分的手紧紧的系在床头,任凭她如何哭闹辱骂都充耳不闻。

  满脑子都是吃她的奶子,吃她的骚逼……

  眨眼间。

  她与他赤身裸体的贴在一起。

  萧琰痴迷的吃着、舔着、吸着她的雪白的脖颈,一只手抓着两个奶尖不停的揉弄,另只手插进了萧宝儿的逼里浅浅的抽弄。

  他恨不得长个叁头六臂,将她每个地方都吃的死死的。

  萧宝儿此时此刻恨自己淫荡的身体,渐渐与她的极度排斥萧琰的意志相背离,最终沉沦在他的情欲中。

  “啊啊啊……”

  萧宝儿弓起身体迎合着萧琰浅浅的抽插,渐渐的她不再满足于这么浅的抽插,逼口不停的一张一合的蠕动着,怎么办,她快痒疯了,骚心好痒,她想要更深、更粗的大鸡巴肏进骚心止痒。

  她不知所措的疯狂摇着头拒绝着萧琰,可是身体却诚实的更加贴着他。

  矛盾折磨她不生不死。

  看着欲求不满的萧宝儿,萧琰终于露出了几天来的第一次笑容,他将大舌伸进她的嘴里,不停在里面翻搅,吃着她软舌,吞咽她的口水,低声哄道,“乖,再等等,等爷把解药拿来,爷就可以把鸡巴插进去逼里了,爷知道你馋了,先让爷吃吃你的小骚逼。”

  随即俯下身,掰开双腿架在他的肩上,跪趴在她的腿间,将整张俊脸埋进她的阴户,像是吃着美味佳肴般格外的沉醉。

  滚烫湿润的大舌在逼口来回舔舐,剥开两片大阴唇,含着藏在里面肉珠吃个不停。

  萧宝儿被爽的不断淫叫,两腿在他的后脑乱蹬,穴里就好像失禁般不停的流着淫水,饥渴的他立马堵住了逼口,不停的舔舐吞咽她的淫水。

  大掌慢慢上向一手一只握住奶子,舌头也伸进逼里,反复的抽插,撑大她的逼口。

  整个人仿佛魔怔了般,反反复复道,“骚逼是我的,奶子是我的,都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首-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