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声嘶力竭_醉风情
笔趣阁 > 醉风情 > 第十一章:声嘶力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一章:声嘶力竭

  潇潇苑。

  房门骤然被推开,速度之快,只现残影。

  等远芳看清来人之时,萧琰已经将萧宝儿死死地抱在怀里。

  环在宝儿细腰间的大掌,紧到指节都泛着可怖的白。

  抱着几乎没有一丝温度的萧宝儿,他的脑子已是山崩地裂,整个人不停的发颤。

  萧琰温柔的吻着她的眉眼,挺翘的鼻梁,苍白的唇。

  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了萧宝儿那张命若悬丝的脸庞上。

  每一滴流下的泪水都带着萧琰的恐惧与祈求。

  恐惧失去!

  祈求归来!

  那种让他独自站在永远也看不到头的绝望之巅,满目苍痍,一次就够了。

  他不能再次失去她!

  他没有力量!

  更没有勇气再去面对一次!

  他对她的爱已经是病入膏肓,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是呼吸,更是他的心跳。

  他清楚的明白,若是失去她,他会枯萎,会死,会坠入阿鼻地狱成为魔鬼。

  “宝儿,乖,别睡了,乖宝,不要淘气,别睡了,嗯,醒醒,别吓唬爷……”

  此时此刻,萧琰嘶哑的哽咽声,轻颤到破碎,没有一丝威严,只有浓浓的低廉的哀求。

  谁又能想到。

  盛京桀骜狂野、生性倨傲的萧琰,竟会为了一个卑微的奴婢,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

  多么简单!

  只要那个人是她,只要是她萧宝儿。

  他的高傲、冷血、愤怒、甚至是生命,通通可以无条件为她放下。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萧宝儿越来越冰冷的身躯。

  恐惧蔓延!

  几近窒息!

  萧琰溃不成军的骤然转头,猩红的双眼阴沉的盯着瑟瑟发抖的宋太医,撕心裂肺的怒吼道,“保她一个时辰!若是做不到,爷定屠你满门!”

  宋太医吓得跪下去,哆嗦着道,“老奴,老奴……”

  宋太医一脸为难的看着满身煞气的萧琰,那病态扭曲的红眸,眼底仿佛骤然炸开一隙妖艳的魔光,悚然又瘆人。

  试想!

  阴狠毒辣的杀人狂魔也怕不及他一分!

  宋太医周身的力气如同被顷刻抽空般,失神的趴在地上,哆嗦道,“老奴知道。”

  软着腿,爬到自己的药箱旁,抖着手到处翻找针灸。

  当萧琰再次低下头看着怀里的萧宝儿时,他又本能的收敛了浑身散发的戾气。

  那双溢满柔情的湿润俊眸,深情地凝视着她。

  粗粝的手指温柔的摩挲着她细腻的脸颊,仿若对待世间珍宝。

  萧琰捧起她的脸,一瞬不瞬的看着奄奄一息的萧宝儿,重重的吻上了她冰冷的唇。

  线条俊冶的下颌微垂,与她的脸极尽亲昵相贴,低沉的哽咽道,“乖宝,别怕,别怕,爷不是在凶你,爷只求你,等等我,等我回来好吗?求你不要放弃我,求你再我一次机会……”

  最后他卑微的忘了自称,连连称“我”……

  说完他将萧宝儿轻轻地放在床上,那写满了魅惑情深的双眼,死死的凝视着她苍白的睡颜。

  那一眼,好像承载了万年的相思,那么深沉,那么厚重……

  “宝儿,等我!等我!等我回来……”

  一声更比一声不容置喙的坚硬声。

  实则不过是他一声更比一声卑微的祈求罢了。

  随即,萧琰决绝的转身而去,铿锵有力的步伐,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他的心尖,践踏出他的血与肉!

  ……………………

  深夜的盛京。

  那条通往公主府的官路,传来战马急促的嘶鸣,犹如一阵狂风,所到之处,卷起阵阵尘埃。

  公主府。

  守夜的小厮正昏昏欲睡。

  忽闻,远处传来马儿的嘶鸣声,刚抬起头,就看到提着剑的萧琰从战马飞身而下,转瞬即至。

  昨夜萧琰血洗公主府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吓得他抖着腿连连后退,踉跄的转身就跑。

  实则!

  在抱起萧宝儿冰冷的身躯时,萧琰就彻底的陷入癫狂。

  他的所有伪装不过是不敢吓到萧宝儿,哪怕是她已经没有意识,他都本能的在她面前收敛所有戾气。

  可此时此刻面对仇人的他,释放了压抑已久的痛与恨,再次满身杀气而来,那双血红眸子像是嗜血的猛兽,随时猎杀眼前的一切阻碍。

  手持一柄利剑!

  癫狂至极!

  散发出凛冽的杀气!

  就在他踏入公主府之时,黑夜中的暗卫突然出现挡住了他的去路。

  “挡我者死!”

  暗卫仿若未闻,齐身而上。

  萧琰此刻如疯了般,仿佛已经沦为噬血狂徒的恶魔。

  腾转挪移,剑光闪闪。

  萧琰招招致命,动作干净利落却又毒辣无情。

  嘶鸣划过天际,哀痛与剑影在深夜中绽开,不断倒下的尸体狰狞而恐怖,一时间公主府充满了冰冷的死亡气息。

  血腥味在空中不断弥漫。

  剩下的暗卫齐上,依旧近不了萧琰的身,对他束手无策,连连败退。

  只能无力的眼睁睁看着他迈进了公主的寝室。

  萧琰用力踹开了房门,一进屋内。

  他拿着鲜血淋漓的剑,直指南宫黛。

  撕心裂肺的痛吼道,“把解药给我!给我!给我!”

  一声更比一悲痛的嘶吼声响彻云霄。

  整个人哪里还有一分,昔日那般温文如玉的模样,此刻的萧琰就犹如疯子般,癫狂的失去理智。

  南宫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满身鲜血,仿若坠魔的萧琰,“萧琰!你要弑母?”

  这一刻他化身成地狱修罗,赤红的双眼如充满仇恨的看着她。

  丧失理智的拿着剑到处乱砍。

  “解药,解药,我要解药!我要解药啊!解药……”

  眼前萧琰发狂的一幕幕,让南宫黛将所有的仇恨都归咎于萧宝儿身上。

  都是因为那个卑贱的婢女。

  该死!

  罪该万死!

  她极力的压抑心中的怒气,可是怒火随着鲜血不断的躁动。

  她心下一片冰寒,咬牙切齿道,“萧琰,本宫告诉你,你越是在乎她,她就死的越快,死的更彻底,别妄想再用自己的命来要挟本宫,你伤自己一分,本宫就万分的在那个低贱的婢女身上讨回,本宫要让她生生世世永坠地狱,不得轮回,本宫要让你与她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你敢!”

  眉宇间的暴戾,决绝的执拗几乎让南宫黛心头一颤。

  在她几乎难以控制萧琰的那刻,萧琰忽然扔了手中的剑。

  “咚”的一声,铿锵有力的跪了下来。

  如丧家犬般,拖着膝盖爬到公主面前,卑微的扯着她的裙摆。

  哽咽的恳求道,“母亲,求求你,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吧,我已经听你的话纳了通房,也招了伺候,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吧,求求你了,母亲,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吧,宝儿快不行了,我不能没有她啊,求求你…求求你了……”

  那般冷情倨傲、目下无尘的萧琰,纵使岁月任荏苒,岁月如梭,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阴恻薄凉。

  可是他终究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放弃了所有的尊严。

  苦苦的哀求着他的母亲,只为了能救他心爱的宝儿。

  南宫黛心头一颤,既心疼又气愤,仿佛从他身上看到了他父亲的影子。

  “子彧,你知道母亲最痛恨的是什么,宠妾灭妻,你也知道母亲最想看到的就是你成家,你看看那些世家子弟,到了你这个年龄,哪位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子彧,你需要一位世子妃,更需要一位嫡子,你明白吗?”

  萧琰几乎下意识的就开口应和着她的话,“娶!我娶!我娶!母亲,我都听您的,求求您把解药给我吧,求求你了……”

  经年之后。

  南宫黛看着风华绝代、英姿挺拔的萧琰。

  在弹指间,他的青丝变白发,犹如耄耋之年,声嘶力竭的发出犹如猛兽般绝望的哀鸣时,才真正体会悔恨的滋味。

  大家可以投猪猪吗?

  上一章忘了求大家投猪猪了。

  我的猪实在少的可怜。

  如果大家手里有猪,可以投给我吗?

  萧琰为救萧宝儿,他曾拿自己的命要挟过南宫黛

  所以南宫黛才说,别让他拿自己的命再次要挟她,他萧琰敢伤自己一分,在南宫黛眼里就是那个卑贱的女子伤害她心爱的嫡子的

  南宫黛阴毒的手法超出他的想象

  他没有办法不得不妥协

  接受他母亲送的四个通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ujer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ujer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